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四方八面一语中特是什么

西班牙时间四月二十日,巴塞罗那在主场诺坎普迎来了本赛季西甲联赛第三十三轮的对手:皇家马拉加。

这场看似普通的联赛比赛却吸引了整个加泰罗尼亚乃至全西班牙的目光,包括西班牙王室也有一名亲王赶到,因为这一场比赛将会诞生本赛季的联赛冠军,西班牙足协甚至已经在诺坎普准备好了颁奖典礼,而广大巴塞球迷更是早早准备好了各式庆祝烟花,期待着比赛的开始以及结束。

按照西班牙足协的传统,当一支球队在自己主场提前夺冠的话,是可以设置颁奖台公布冠军结果,但是不会直接颁发冠军奖杯,奖杯会在赛季结束后颁发,如果是客场取胜提前夺冠,那就彻底沉默是金,如此倒也人性,照顾了其他球队的面子。

几乎把联赛奖杯完全拥在怀中的巴塞罗那在比赛开始之前的状态是相当放松的,而马拉加一方则一直面临着保级的严峻形势,全队上下进入比赛状态的节奏明显很缓慢,几次防守在组织时明显拖沓。

中前场游曳的小罗像是幽灵一般,迅速抓住机会,一个上抢将球断下,在全场球迷的欢呼声中一个单车变向过掉马拉加的后卫球员杀入禁区中形成单刀,随后推射远角破门,帮助巴塞首开记录。

开局仅仅十三分钟,马拉加就丢球了,1-0,赵铭在场边跟一众助教眉开眼笑。

丢球后的客队很显然不具备逆袭巴塞的勇气和信心,距第一粒丢球后不久,就在边路被实习的梅西抓到一次机会,一脚斜长传打穿肋部,埃托奥跟上捅射在下一程。

个子不高,体型孱弱的梅西虽然在场上跟小罗比起来还缺少老大一截,但这把手术刀已经开始逐渐露出了他的峥嵘,单对单的情况下,马拉加的防线球员没有一个能拦住他,就像他们拦不住罗纳尔迪尼奥一样。

一个小罗加上一个拥有极大潜力的梅西,巴塞未来几年,在边路进攻上的杀伤力将是其他所有球队的噩梦。

主席台上就坐的不少都是在足坛浸淫几十年的名宿,一双眼不敢说火眼金睛,但也是老辣至极,只一个赛季的观察下来,就看出了场上那个身披巴塞三十号球衣的阿根廷小子的威胁。

三十三轮联赛,梅西仅仅出场十二次,但却打进了四粒进球和贡献了六次助攻,这个数据对于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小将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妖孽的数据了,毕竟,梅西的每场比赛都仅仅只踢半场。

哈维摆脱盯防,直接起脚远射,GOA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哈维!

世界波,哈维打进了本赛季个人第十二粒进球,比分仅仅来到上半场第三十一分钟,比分就已经变成了3-0!没有悬念了,恭喜巴塞罗那,恭喜赵铭,拿到2003-04赛季西甲联赛的冠军,实现了双冠王!

转播的李克有些冒失的话说明了他此时的激动心情,自己的同胞在万里重洋之外拿到五大联赛的冠军奖杯,他,包括每一个国人都会与有荣焉。

时间在比赛场中很快流逝,标有巴塞进球数的计分器也在不停的变换,很显然,马拉加还不足以狙击巴塞,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想方设法在诺坎普尽量少丢几球。

主裁判为了照顾马拉加一方的面子,在时间跳到九十分钟的瞬间,马上吹响了口中的哨子,连哪怕一分钟的补时都没有计算,仅管如此,巴塞还是在主场6-0屠杀了比赛,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宣布自己夺得了冠军!

嘭!

这一刻,诺坎普球场,无数烟花冲天而起,无数球迷欢呼着为他们赢得冠军的球员的名字。

埃托奥、哈维、伊涅斯塔、克鲁伊维特以及赵铭!

球迷们此刻衷心爱戴这个在赛季初被他们不信任的东方教练,这个神奇的东方小子,带领巴塞三十三轮不败,以二十八胜五平积八十九分的战绩提前五轮夺冠!

恭喜你,赵先生。

球场中,当赵铭从空中飞人的状态中被球员们放下后,足协的官员围了上来,你让我们改变了对中国足球的认知,你是一个神奇的教练。

谢谢你,先生。

赵铭跟他握手,脸上压抑不住的喜悦,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拿到了联赛冠军,以及双冠王的殊荣,更多的,是因为脑海里的那个久违声音。

恭喜用户完成新手任务,成功带领巴塞罗那取得本赛季西甲联赛冠军,奖励用户比赛洞悉能力15%,当前比赛洞悉能力:47%。

什么是跨越式的进步,这就是了。

赵铭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脑海中一片清凉,踏在绿茵草地上,他能够感受到此前绝对感受不到的熟知和了解。

以前有些晦涩难懂,需要依靠辅助器才能一知半解的技战术打法此刻完全是熟络于心,对于他自己亲手创建的全中场体系也拥有了更多的想法和安排。

用户新手任务完成,发布一级主线任务:欧洲之巅。

用户需要在两年内夺得最少三座欧赛奖杯,其中必须要有一座欧冠冠军奖杯,任务完成奖励比赛洞悉能力10%,失败则系统剥离。

三座欧赛奖杯吗?

赵铭恍神后微微一笑,果然是阶梯型任务,联赛冠军已经拿下了,巴塞明年的目标也就剩下那个被无数足球从业人员梦寐以求的大耳朵杯了!

拿下欧冠!成为欧洲新王!

巴塞夺冠的新闻在发酵,而赵铭则带着他的球队从市中心开始进行游行,绕城一圈后,回到诺坎普球场跟球迷们共同举行庆祝活动,因为只有诺坎普,可以容纳十几万的狂欢球迷,放到广场,不仅安全问题严峻,也会大量占用西班牙当地的警力。

庆祝行为持续了整整六个小时,最后直到夜幕降临,喧闹了一整天的诺坎普才安静下来,赵铭和他的球队又赶往酒店,享受拉波尔塔为他们准备好的丰盛晚宴。

最后,喝的酩酊大醉的赵铭被扔在了酒店,酒店的负责人也是巴塞的球迷,为赵铭安排好了最豪华的房间,如果不是因为比赛刚结束,周围肯定有很多媒体在追踪报道,为防止那些无孔不入的记者偷拍,酒店经理甚至想往赵铭的被窝里安排一个土特产。

什么?宋本成直接懵逼了,他来这个国家这么多年,找他办事的人确实不少,租个房,找个人,只要他能帮上,都不会推辞,但是,找他帮着宣传治病的,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不禁让他想起以前在国内时遇到的神医,也称能够治疗百病,结果最后证明,一个个都是骗子。如果自己帮助对方宣传...白芷蓝只好妥协,好好好,我不说,我什么也不说行了吧?美颖心中却是暗暗的说道: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白芷蓝拉过一张陪护椅坐下来勿自又说:颖颖,依我看要不要通知你婆婆一声?美颖没好气儿的白了母亲一眼,妈,你是不是老糊涂了,通知她干吗?来看我的笑话吗??白芷...四方八面一语中特是什么这事实真的很明显吗?还是说我真的很傻?韩起悲伤地想着,默默地走出了总裁办公室,去安排幽篁居清场的事宜了。叮咚!君沁菀的手机响起。君沁菀打开手机一看,发现正是夜爵发来餐厅地址的短信。幽篁居?君沁菀有些惊讶地一挑眉。幽篁居可是京城最特别的一家餐...

四方八面一语中特是什么

四方八面一语中特是什么​‍

经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你找到报信蝶是什么样子?

扭头看了眼赵舀精,赵舀精连忙低下头。

样子跟你身边的差不多,可颜色没这么深。看样子经理不是饲主,他胆子稍微大了些颜色要浅的多,没有黑色,只有红,只是红的颜色有些妖异。

老匹夫,经理听得牙齿咯咯响果然偷了我的报信蝶。

大步向外走去。

经理一走,赵舀精却没有缓过劲,反而直勾勾盯着先前低着头的人群。

人群这会儿有说有笑的散开,而角落里的那张最流行的小鲜肉的脸,抱着膀子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美珊不太开心,站在两人中间,挡住了小鲜肉的视线。

小鲜肉依旧维持淡然的表情,抬眼看着美珊,也不说话。

反倒是美珊,拉着他叽叽咕咕说个没完。

赵舀精瞪大了眼睛。

那是我新签的男艺人赵舀精,要想把那妞弄来不签他不行。星探凑了过来,脱了外衣帮真的赵舀精披上,趁着这会儿凑到她耳边说道你就这么把旭大师卖了他能放过你?红色报信蝶你给我的时候不是千万交代要瞒着经理么,怎么

谁?听见星探的话,赵舀精也顾不得有人有人扮成他的模样,调戏他的后宫,扭头直勾勾的盯着星探经理说的老术士是旭大师?

说完一拍脑门,这不是明摆的事情么。

那个叫旭大师的是天术山老掌门的弟子,又是董事长的人,能在这里听到他的消息很正常。在迷三酒吧时那家伙盯着无邪手里的补天石是想独吞,想必补天石的消息还被他捂着。

那这里的经理呢,他知道补天石的消息了么?他们设计把无邪弄来,是盯着她的补天石,还是因为长相?

一时间他的脑子里乱哄哄的,各种各样的想法层出不穷。

你还知道什么?他问星探。

星探笑容变了味,眼神往下挪,那里的扣子早已经崩没了,领口还开的很大。

我还知道你说过把那妞弄来,就少不了我的好处。说着他舔了舔嘴唇。

恶心的赵舀精把拳头捏了又捏,恨不得朝他脸上挥过去。

还没挥手,星探的脸被拨到一边,来人是假的赵舀精。

他不知道把美珊支到哪里去了,自上而下静静的看着赵舀精。

秘书,赏脸聊会?

他晃了晃手里拎着袋子,里面是从内而外齐全的女式套装。

星探看了眼衣服又看了眼捏衣衫不整的秘书,这才惊愕的发现秘书身上穿的竟然是套男装,而且貌似还是赵舀精上午穿的那套。

再看假的赵舀精,已经换了套衣服了。

瞬间明白过来秘书的衣服为什么破了,朝假的赵舀精伸了伸拇指,这手段不服不行。

转身走了,路过秘书的时候,顺带朝他高高翘起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真的赵舀精瞪大了眼睛,牙齿咬的咯咯响。

假的赵舀精有些忍俊不禁,但很快忍住了,清了清嗓子,又恢复了淡淡的神色走吧,你的办公室这样了也没法换,去卫生间换。

三楼是办公室兼舞蹈训练中心,男卫生间基本没人光顾,假的赵舀精推门进去顺手反锁。

真的赵舀精反倒有些惊恐了,看这个情形他怕是要吃亏,捏着衣服往后不停的退,抵到洗手池还在使劲往后靠。

脱衣服。假的也不跟他废话,拎着袋子进了最近的单间卫生间。

碰的一下关上了门,里面传来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

赵舀精更瑟缩了,让他脱衣服,衣服反而拎进去了,里面又传出了脱衣服的声音

要干嘛?!

捏着领口,垫着脚尖悄悄往门口溜。

不许跑!还没到门口,就听见里面的声音变了,不再是他的声音,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青青翠翠,如黄鹂般婉转动听。

他的脚顿住了,扭头看向单间卫生间,等着看里面出来的是男是女。

门开了条缝,衣服裤子从缝隙里扔了出来。

是男式的,先前假赵舀精身上穿的那一套。

他急忙捡起来往身上套,可是勉强能穿上,衬衫扣子却没办法扣,裤子臀部也憋得难受。

对着镜子叹了口气,第一次感觉到大胸翘臀竟然这么累赘。

门又开了,里面走出来的是跟镜子里完全一样的女人的脸,一样的身高、一样的脸、一样的胸、一样的小腰、一样的屁股

唯一不同的是里面出来的女人穿着精致女式套装,被打理的平整服帖,面容清清冷冷的禁欲系女神。

相对赵舀精那边,拥有傲人身材的女人穿着男士衬衫和裤子,袖子和裤腿明显要长的多,但是宽度却不够,半遮半掩欲盖弥彰似的。

衬衫扣子也扣不上,只能狼狈的用一只手捂着,捂也捂不住多少,露出胸口一大片白。

另一只手还要狼狈的挡着裤子,从张大的指缝中能看到藏青色的男士内裤,松松垮垮挤作一团。

那女人面无表情的看了眼赵舀精,却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明显在憋笑。

而赵舀精脸上写满惊恐,他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这人两次变得跟他一模一样,而他压根不知道她是谁,是男是女,是人是鬼。

想伸手摸一摸探探人鬼,可手到了一半,被那人冷冰冰的眼神盯着,感觉胸口处有些冷,低头发现手一松门户大开,急忙抓住了衬衫。

往常的能言善辩、勾三搭四这会儿全都飞到九霄云外,他唯一感觉到的就是羞涩。

难得一见的羞红了脸。

你是谁?他的声音跟此刻的表情极为相符,小的让人竖着耳朵才能勉强听清。

那人没回答他的问题,抬手将水龙头打开,等到洗手池水快满的时候回头看了眼赵舀精。

微微一笑。

她笑起来好美,赵舀精摸着自己的脸,同样一张脸,自己笑起来就不如她好看。

还没感慨完,就被那人按着后脑勺按到了水池里。

赵舀精猝不及防,挣扎着要起身,可后脑勺的力量极大,他怎么也挣脱不开。

等到好不容易挣脱开,身上已经被他拨拉出来的水弄得湿淋淋的。

噗一口水喷了出来,这是刚才不小心灌进嘴里的。

他抹了把脸上的水,却意外的从镜子里看见一个湿淋淋的赵舀精,个头也变了回去,穿着合身的衣裳,只是衬衫扣子和裤子拉链都还没拉。

急忙把衣服穿好。

身上还湿哒哒的在滴水。

新生周考从站位最后两名学生开始,胜者继续向前挑战,败者留在原地等待与第二场比赛的败者决定胜负,以此类推,直到没人愿意挑战为止。这种比赛方式,到了三场过后,比赛便会遍地开花,所需的擂台越来越多。方哲来到炎阳5星的第三天,周考来临,这天清晨,新生大楼的气氛十分活跃,到处都是...如果你想离开的话,就走吧。莫亦飞看着孟语默的背影,声音有些干涩。你说什么?孟语默听到这话,立刻挺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说话的人。我说,如果你想走的话,就走吧。我不会拦着你的,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完全的自由了!莫亦飞并没有看着孟语默,眼睛也不知道盯着哪一处,嘴...本就拼至两败俱伤的裂嘴兽跟铁嘴鹰,在遭受燃烧|瓶偷袭后,瞬间化作一团翻滚、扑腾火球,仅片刻功夫,周围的空气中,就弥漫起一股皮毛烧焦的味道。若搁在平时,就算骤遭偷袭,这两只实力分别达到二阶、三阶的异兽,也能在临死反扑中,把木头这个偷袭者给轻松解决掉,而眼下,因为伤势过重,这...四方八面一语中特是什么大夏太神秘了!这些可怕的妖孽,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之前没有任何声息,一出来就是永恒主宰!简直可怕。任何一尊永恒主宰都是极难极难,才能成就。但在大夏,却如雨后春笋,接连冒出!我们也该动手了。鬼谷子背着双手,淡淡道。诸人面色一肃。都变得...

四方八面一语中特是什么

四方八面一语中特是什么

算了,我无所谓的。陆吟雪劝白怜霜,反正,我也没有打算多停在这里多久,一会儿还要出宫去呢。正在俩个人话的时候,就看见昭阳院的大门一开,太贺兰瑾瑜从里面出来了。他是过来向楚皇后请安问好的,出来门就听到了陆吟雪正在要出宫,所以开口问道:雪,你要出宫干嘛?太清俊...孟氏住在长安城城南的五槐街。这是一条小街巷,拢共就那么十七八户人家,大都是那种破破烂烂的茅草屋,居住在其中的人们,起早贪黑的忙碌着,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归则歇息。所以,若是外人来此,所见的只是一个冷清而孤寂的小巷子。与长安城其他贫民所居并无差别。但,若是走到...各位,白某举办这次珍宝大会,就是想找能人,只要谁知道这是什么,我就送给谁!随着他的话落,场上开始窃窃私语,唯独宫赤雪愣在那里很久很久。  昨晚因为水逸寒的出现使得她与川青的对话无疾而终,今天一大早就到处人满为患,所以她一直没空单独找川青问昨天没有问完的问题,这下一看...四方八面一语中特是什么

我张开眼,看见的是一张雕花大床。

姑娘,你醒啦?奴婢这就替你梳洗。说话的是个约莫豆蔻年华的小丫头。她趴在床边,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对着我忽闪忽闪。

记忆中我大抵是遇上了飞机失事,一声巨响,身体砰然坠地,一阵剧痛袭来竟疼得我无法睁开眼。模糊的意识里隐约听见两个男人的声音,之后的事便不太记得了。

奴婢?穿古装?雕花大床?好极了,这些穿越必备元素一应俱全,姐在心中默念了三遍要淡定之后,算是接受了这穿越的事实。

这里是。嘶我想翻身下床,牵起一身酸痛,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姑娘快别动,你身上有伤。小丫头动作娴熟的替我垫好靠枕,姑娘这才醒过来,可千万不能下地,一会要等太医看过才行。

才醒来?我睡了很久?

也不是很久,三天这样。

这里是哪里?我边问边打量着房间四周,装修陈设无一不透着精致,想来这主人家的身份不一般。

小丫头的回答果然没让我失望,姑娘,这里是锦平王府。

嗷嗷嗷,原来是王府,我内心一阵激动,我怎么会在王府?

姑娘,你当真不记得?小丫头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对她讪讪笑道:当真不记得了。

神色更加焦虑:姑娘,你是王爷三天前救回来的。当时你满身是血,好吓人。

血?嘶我脑海中似有片段一闪而过,还没等我仔细甄别,头就如同要裂开一般,又疼得我倒抽一口凉气。

姑娘,姑娘。小丫头担忧的唤我,太医先前瞧过,说你脑子受了重创,有淤血,得了失忆症,可千万要当心,你若是有闪失,奴婢罪该万死。

哪有这么严重,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小丫头我见犹怜的模样,让我忍不住要宽慰她几句。

对对对,姑娘,你放宽心。太医说,你脑子将来还是有机会好起来的。

我勒个去啊,我脑子都不好了,还让我放宽心,这小丫头有没有同情心啊!?

我对她呵呵笑着,心里把刚才的对话又过了一遍。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奴婢叫鸳鸯。

鸳鸯是吧,以后不要总说奴婢奴婢的好嘛,用第一人称我就行了。

姑娘,第一人称是什么?

姑娘,你的名字是什么?

云相依。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说出这个名字。不对,我从前不叫这名字。

云姑娘,你的名字真好听。

完了,这回没法改口了。我算是彻底的穿越成功了。

一番梳洗打扮之后,我对着鸳鸯软磨硬泡,好不容易她才答应带我走出房间透透气。

哇,鸳鸯,你们王府的后花园,真的好大。就算我是个现代人,如今见了这景致悠然的庭院,也忍不住赞叹几句。

鸳鸯一副你很识货的表情看我,那是,姑娘你不知道吧,我们王爷那可是当今圣上唯一的亲弟弟。这王府的后花园,除了皇上的御花园,再没有其他能比了。

我心中暗叹:土豪的世界,我果然还是不太懂。

正吹着小风,赏着小景,就见不远处有一粉裙女子,衣袂翩翩,飘然而至我的面前。我还来不及对她报以诚挚的微笑,就被她抢先狠狠瞪了一眼。

你就是三日前,王爷救回府上的姑娘。粉裙女子开腔,一脸高傲的模样。

回迎春姑娘,正是。不等我说话,一旁的鸳鸯赶忙接话。

啪一声,一个耳光重重扇在鸳鸯脸上。鸳鸯,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我问你了吗?

鸳鸯一脸委屈的看着粉裙女子,慌忙点头认错。

问就问,动什么手!实在看不下去,姐侠女的本性瞬间暴露,路见不平没办法绕道而行,

只能一声吼。

粉裙女子显然觉得我不过是只软柿子,对我又是一阵挤兑。别以为王爷救你回来,有多了不起。我也奉劝你,不要打王爷的歪主意。

我ca。你家王爷是人是妖,是男是女我还没照过面,打什么歪主意?这位姑娘,你想多了,是你家王爷带我回府的,可不是我死乞白赖要来的。这要打歪主意,也是你家王爷对我有意吧?

你!粉裙女子霎时间气结,脸色一变再变好不精彩。我话已至此,你若是不听,咱们就走着瞧!

好哇,那我到时候,可得仔细的瞧。我压下心中怒气,回给她一个大大的微笑,定要笑得她全身起鸡皮疙瘩才罢休。

粉裙女子见讨不着半点便宜,气鼓鼓的走了。

我连忙转身看着鸳鸯,一个清晰的五指印在她的小脸上。很疼吧?

云姑娘,没事的,奴婢没事的。见我对她关切,竟红了眼眶。

她是什么人,这么横?

她是迎春姐姐,从前是王爷母后的贴身侍女。之后来了王府,有时候晚上伺候王爷说着说着,鸳鸯不自觉得脸红起来。

想来就是王爷的侍妾,不过是在宫里待过,难怪心高气傲。今日被她盯上,又结了梁子,怕是日后在王府里,免不了互相挤兑。唉,这日子还能好好过吗?

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