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原创强料

张朝很快就到了,用过药后,吴岩身体里的阵阵异样感受,终于逐渐平复下来。好了,睡一觉就没事了,不过起来后身体会有些乏力。张朝把医药箱收好,对着站在床边紧张兮兮的某人说道。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毛毛静静地趴在吴岩床边,看着吴岩此刻略显苍白的脸,眼圈忍不住...

休息室里,除了在外面做主持的文绾绾、正在驱赶媒体的柳多多和被命令在外招呼客人的李欣岚之外,就剩今晚的大彩蛋卓俊尔没有在,其他人都齐了。

凌敏进了休息室后,看着外面的监控,盘腿而坐,一边准备伸手向严滟嫣手上的干贝伸去,一边对着耳麦道:绾绾、欣瑜,准备开始拍卖吧!多多,我想到一个好玩的事儿,你先HLOD住那些媒体,跟他们要拿卡片,拖一下他们的时间,一会儿我再指示。

待耳边都传出是之后,她又转身看向公孙芷和李林森:小芷、林森,给你们十分钟,帮我查出那些媒体有哪些,而且哪些是不受廖氏兄妹的控制,可以自主地写文章的。

大当家,其实刚刚他们进来的时候,老大已经在查了,他说你应该会用得上,估计差不多查完了。公孙芷弱弱地回到,果然的夫妻,心有灵犀!说完,就打开耳麦说道:老大,大当家的要资料。

嗯,已传,查收一下。耳麦的另一端传来卓俊尔的声音,还能听到邮件发现的咻的一声。我这里大概说一下,基本可以让他们都留下,要注意的是我邮件标红的那两家,查到是廖氏旗下的,比较不好控制,不过也因为这样,留下也不会有太大问题,毕竟到时那怕有其他声音,也不会对我们其他报道有太大影响。

嗯,好,知道了,谢谢。凌敏甜甜的回道。

不用。卓俊尔说道,声音里尽是宠溺的感觉。

能理解一下我们这些可怜的单身狗吗?老大,你的不用搞到我鸡皮疙瘩都起了。郝奕梵打开耳麦,很欠扁的说着。结果他换来凌敏的一记白眼。

收到。柳多多自动忽略郝奕梵的话回到,然后很有礼貌地将那些廖氏安排进来的媒体请进主厅安排好坐位,自己也不敢走开,坐在他们旁边,为接下来的事做好公关。

我们廖氏学院虽然比不上赫斐斯学院是百年学院,但就是因为我们的学院比较新,很多时候做起事情来不会绑手绑脚。这时,大家的耳麦同时出现了廖春华的声音,原来他们在凌敏走后,将李欣岚带到带到会场外的小阳台,问着之前商量过挖角的事情。

其实本来廖春华是有十足把握的,但刚刚看到李欣岚对凌敏的态度,让他有些拿不准,再加上,他现在才算真正见到这位二当家,虽然面具遮住了半张脸,可以面具外还可以看得出伊人袅袅,看得他实在有点心猿意马,更加势在必得。

这年头,都是人往高处走的,你也不甘愿老是被凌敏压着吧。廖春华见李欣岚没有说话,继续说服到。

李欣岚心里不禁好笑,除了学院理事那帮人以外,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她这个二当家是凌敏压着,出不了头,而且,她压着自己的原因是因为她是创始家族之一凌家的女儿,加上自己的未婚生子,剧情就更狗血到媲美电视剧;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她李欣岚的性格本来就不喜出风头,不喜当第一,对凌敏也是心服口服,所以这么多年来,有不少人想挖墙、想挑拨都无功而返,现在廖氏兄妹当然也是只有当炮灰的份。

之前,他们想拉拢她,许她一个理事长的职位,可她本人根本从来不稀罕好吗?

可是,我怕你们到时候没有办法兑现你们的承诺喔。李欣岚开始引导着他们,让他们说出金主的事情,居然他们几个查了好几天都只是查到资金来源来自国外的一个小岛的注册公司,而根据当地公约,他们居然查不到这家公司股东的资料,藏得有够深的。

关于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们的资金来源很稳定,学院的资源也很好的。廖春华见对方已经有动摇的意思,想继续说服下去。可是被妹妹打断了。

哥,拍卖开始了,我们进去看看吧。廖春香小声的在廖春华耳边说到。他们这次来还有一件事要做,就是买下凌敏放出来的拍卖品那一套学校从创校到现在的纪念徽章。这可是日后可以证明他们与赫斐斯学院有关的实质证据,一定要到手的。

好,好。廖春华一边应着廖春香,一边还不停地在跟李欣岚交待着:你好好考虑,在今晚晚会结束前给我个准话,如果可以的话,在今晚公布我们合作的信息,对你对我们都好。

说完就快步走回会场,准备拍卖了。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年他们读了不到半年就被退学了。被留在阳台的李欣岚对着耳麦很无奈地说道:这智商,如果不是有金主在后面放水,相信很难作出什么风浪来,不过我看到他们,也开始怀疑那个金主的智商了,唉两位老大,我还要面对这种低智商的人多久啊?

李欣岚说着说着,连自已都觉得自己可怜对方智商太低无法沟通是件很惨的事情,最后不得不向凌敏他们发出求救。

耳麦里没有人再发出声音,只有那断断续续的笑声,还听到有人笑岔气了。

李欣岚抬头看向天空,突然的种误交损友的感觉。

当然是我其实都关心你们。诸葛摘星语重心长地说着,看到馨儿你现在的样子,我的心中也很内疚,只是我没办法帮到你,心中着实过意不去好了,好了!我来这里才不是向你诉苦的呢!再说了,那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根本就不会后悔,也不需要你在这里假仁假义的同情我!馨儿嘟着嘴...原创强料事情发生在转瞬之间,原本在院内接待众千金的仆婢突然发难,就近劫持了几位官家姑娘横剑威胁,就在她们吸引住众人视线的时候,又有几十个仆从打扮的人从周围的房中跳出,在又挟持了其他几位姑娘的同时,还点燃了一些好似草团的东西。味道刺鼻的烟雾立刻在周围弥漫起来,很是阻碍了一下护卫们救...

原创强料

原创强料​‍

对啊!他怎么能够忘了异宝阁还有着一个除了皇家以及修神教外最大的防护势力呢?看来自己还是老了啊!当初一步料错,接下来便是步步皆错!可是就这么放弃真是让人不甘心!不甘心啊...李石安那天过得十分高兴和满意,因为他与晓冬之间的一切隔阂都在他们的谈笑风声中彻底消除了。而且他看出晓冬是个对小孩子特别温和细致的人,最难能可贵的是他那眼神里流露出来的真诚和温柔。石安相信如果不是由于他的真诚,聪敏的嘉儿是断不会理睬和亲近他的。午饭过后稍事休憩,还没有等到初...

门打开了,果然是三姑回来了,她推开门走进来把工作证挂到墙上的挂钩上,看了一下我,同时我也瞟了她一眼,顺便打了个招呼,道:三姑你回来了!

嗯,吃饭了没有?三姑应了一声,旋即问道,说完走去了厨房。

吃过了!我点了点头。

怎么不看电视啊?见我呆呆的坐在床边上,三姑好奇的问道。

没有好看的节目,关了!我轻声的回答道。其实在我心里便不是这么想的,我的心里是这样的结果:三姑真是的,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在我要出去的时候回来了,无聊!想完,并瞄了她一眼!只见她背对着我正在做饭,我又想到:难道还没吃晚饭!旋即不管那么多,转身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有没有身份证啊?做饭的三姑问道。

没有!我应了声。

那明天还要给你去借一张身份证!三姑一边啪啦啪啦的切着青葱一边说道。

要身份证干嘛?初来乍到,我是一窍不通,疑问道。

在外头打工都要身份证,没身份证进不到厂!三姑解释道。

我总算听懂了,点了点头,哦!

我正在看东莞二台,节目是《春去春又回》,主演叫什么李宗翰,我认识他,但是他不认识我。

还吃不吃饭?三姑问道。

我刚刚吃,吃不下了!我轻声的回应道,但眼睛一直盯着电视不放。

现在我不着急别的,就担心睡处,三姑这里只有一间房,而且只有一张床,我睡了三姑没地方,三姑睡了我没地方,这又成了一个难题!

正当我发愁纳闷的时候,三姑端着一碗面走了过来坐在桌子旁,把面放到桌子上,问道:你出来时带多少钱?

我没带钱!我答应的很直接。

没带钱,那你出来用什么?三姑看着我,挑了挑眉,问道。

大不了不用了!我说的很坦然,似乎有钱没钱都一样。

不用怎么行,牙刷、牙膏、被子、席子、桶等等一切都需要钱!三姑闻言说道。说完,她便吃起了面。

那怎么办?我问道。

叫你爸爸打几百块钱过来。三姑一边吃着面一边回答道。

哦!我点了点头。表面上我是哦了一声没说什么,但心里我非常清楚,叫我老爸给我打钱过来,那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就是我在做梦,第二就是我还是在做梦!

要知道,我的父亲历来都是对外人好,对我就像一只铁公鸡一样,一毛不拔!做儿子做到我这个份上也算是最悲催的了!

三姑吃完面,站起来转身走到厨房,哗哗啦啦的洗干净碗,旋即走过来用挂在墙上的毛巾擦干手,之后才坐了过来。

我最近也没多少钱,邬光艳读书又要钱,屋里有还有两老人,你三姑父一个月也没挣多少,不然的话我给你拿几百去买这些东西!三姑坐在床上,看着电视淡淡的说道。

没事的,我爸寄就寄,不寄就算了!闻言,我淡淡的做了个回答。

今晚你打地铺,明天带你去找工厂,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三姑半坐半卧的靠在床上看着电视淡淡的说道。

哦!我点了点头。

东莞辛亏不冷,要不然的话叫我打地铺我绝对不干,三姑话一落我最多看了三分钟的电视,旋即放下手中的遥控器站立起来伸了个懒腰,随后就开始了地铺生活。

打地铺我可以说是最在行的了,一般在热天去二姑家玩耍的时候,他们家要是不够床的话,地铺岁月就是我的睡觉之席,但不过那都是热天,要是冬天的话我情愿围着火炉坐一晚也不要打地铺,因为太冰了!

三姑这里打地铺很简单,看来她随时打着地铺,因为打地铺的东西样样齐全,可以睡觉的泡沫,把它们一一连接起来就成了一张临时床,虽然我没见过这玩意儿,但是一看就通,忙活半晒地铺终于弄好了!弄好之后我就躺了下去,不一会时间就睡着了,当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一丝晨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将屋子映衬的亮堂。

睁开双眼就要起床是我的习惯,我从地上爬起来,三姑还沉浸在梦中,我到洗手间上了个厕所,顺便洗了把脸,洗完脸走出洗手间行至门口,打开门正准备出去的时候,三姑一下醒了,或许是我刚才上厕所冲水的时候吵醒她的吧。

她朦胧着双眼坐了起来,看来她还没有彻底的睡醒,连着打了两三个哈欠,旋即伸了个懒腰,见我要打开门出去,看着我问道:这么早你去哪儿啊??

我下去跑跑步,做一下晨运,活动活动!我连忙笑着回答道。

太早了吧!闻言,她拿出手机看了看,道。

还早!?我惊讶的问道,在我的认为就不早了,因为晨光已经冲破黑暗,把光明送给了大地。

是啊,六点都还不到!三姑打了个哈欠,特别的是她是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的。

都六点了我认为已经不早了,因为在家里我通常就是天一亮我就起床,先是做一个小时的运动,后才刷牙洗脸,随即才做早餐!我回到床边坐了下来,淡淡的说道。

那好吧,你出去吧,记得把钥匙带上,我还要睡上一会儿!听见我的直坦,三姑也无法拒绝,旋即答应了,话音一落她又倒在了床上,舒服的睡了。

我站立起来,拿起电视上面的一串钥匙,打开门走了出去,顺手将门掩上,随即开开心心的顺着走廊蹦跳而去。

我什么都不行,但我的记忆还是蛮好的,昨天所走的路线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只要我看到了一眼,我就会用心的去把它记了下来。今天早上下楼我似乎感觉轻车熟路,顺着楼梯走到了一楼。

东莞的第一个早晨,哦不对,应该来说是我在东莞的第一个早晨,火红的朝阳从东方冉冉升起,在这里看上去巨大无比,就像一个巨大的月饼被火烧的通红一样。或许这里离太阳升起来的地方近一些吧,看朝阳就是要大要美一些,在故土可看不到这种无暇般美的朝阳!

晨光荡漾,空气清新,花草飘香,鸟语欢呼!很多热爱晨运的人们都在街道上开始慢慢的奔跑起来。离这里不远处有一个广场,叫路东广场,也就是路东社区的中心广场,我是怎么知道的呢?昨天坐摩托车的时候我的眼睛可没有停过,四处奔放,路过广场的时候我顺眼看了一下,顺便也用脑子把它给记了下来,方便今天晨运有广阔的地方。

看来东莞热爱晨运的人还不少,男女老少都有,个个都是穿着夏季运动装,有的慢跑,有的锻炼,有的跳着,有的做着早操,最完善的就是一帮大妈,在广场的一端放着《凤凰传奇》的歌曲在那里跳着广场舞,另外就是一帮大爷,在广场的另一端放着《中国功夫》的歌曲练着太极。

学习高峰时期,一群群学生背着大大的书包开始往学校里面去,他们手上拿着早餐和奶茶,大部分提的是豆浆,一边快步的走着一边匆忙的吃掉手里的早餐,生怕迟到了。

同时也是工作GaoChao时代,一群群蓝领工人,佩戴着工作证,同样手上拿着早餐和奶茶或咖啡、豆浆,一边快速的迈着步子,一边匆忙的吃掉手里的早餐和喝掉手中的饮品,也是生怕迟到了一样。

我围着广场跑了近十圈左右,累的我脚酸手软,满头大汗,这时阳光已彻底撕开暗淡的乌云,将温暖的光芒洒向这个城市,很快整个东莞都被阳光给笼罩!

路东的早晨是最热闹的,逛街买菜的人、读书上学的人、工作上班的人、热爱晨运的人都赶在了这个时间,因此把这个时间装扮得要比中午热闹。

做完晨运,肚子也开始扁了,它不争气地咕噜叫了半天,最后真的撑不下去了,我回到三姑的租房,打开门走进去,顺手关上门,只见三姑还懒洋洋的睡在床上,不过我开关门的动静终于把她从梦境里面拉了出来。

我问道:三姑你不上班吗?

今天请假了,专门去给你找工厂!三姑醒是醒了,但是没有起来,躺在床上说道。

哦!我点了点头。旋即把钥匙放回电视机上,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饿了没?三姑问道。

有一点点!我微低着头,看着地上,回答道。

等一下出去吃!三姑说道。

哦!我哦了一声,似乎哦字已成了我的口头弹,因为我用这个字要比我吃的饭还多。

暂时我还没有什么大梦想,就是一直想当一个演员,不过现在我不会去寻求梦想。因为,一是没钱寸步难行,二是人生地不熟,再说了东莞是一个工业开发区只生产电子塑料品和玩具等等,没什么大影视公司,就算有现在我也不知道,所以只能对三姑的话百应百从。

三姑起床,首先跑进洗手间上了个厕所,随即呼呼刷刷的刷着牙,紧接着就是哗哗啦啦的洗着脸,再紧接着就是没动静了,估计在化妆,一个小时后才走出洗手间。说实在的,画完妆的三姑就是不一样了!从素颜变成了状美!

我的三姑本来就是一个魔鬼身材的人,再配上她那张V字型的脸蛋和白玉肌肤,再加上平时的保养,此刻画完妆出来整个人似乎都变了,要比刚才从梦中醒来的素颜漂亮多了。

弄完一切已是上午九点多钟,我和三姑走出租房来到人群嘈杂的大街上,三姑戴着一顶凉帽,草帽形状,不过要比草帽漂亮多了,上面还有一朵精致的绢花,淡蓝色的。她习惯戴一副女士墨镜,穿着白色吊带连衣裙,脚上踩着五厘米的细跟高跟鞋,手上还拿着一个夹包。三十岁的她,一眼望去就像从城堡里面走出来的王妃一样。而我就是陪伴王妃的那个什么跟班!

我就不同了,天生的老土,从来不爱打扮,上面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面穿着一条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黑色运动鞋,一身上下找不出一分钱,全身衣着加起来不到一百五。从而看来,穷人与富人距离就是不一般啊!

再看看满大街的青年少女,打扮得花枝招展、穿着的颇为显露,近半女孩都是穿着超短迷你裙和迷你裤,上面穿着性感的露胸衣,而且还露着杜圈;剩下的一半就是穿着漂亮的裙子和旗袍,把自己紧紧的捆绑了起来,不给那些男人一点观看的机会,说实话,以现在这个社会的条件和当时代来讲,Xinggan的确不是骚,而女人当然也不是妖。如果个个都像居委会大妈一样的打扮的话,那么中国的美丽就会减少百分之五十三,因为,中国的漂亮大部分来自于美女们的梳妆打扮。

满大街都是金银珠宝,遍地都是美女如云;到处都是庄园别墅,四周都是豪华轿车!问题就在一个字钱,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寸步都难行!

从路东广场走过来,横穿马路(其实也不叫横穿,因为那里是十字路口!)来到一个商场门口,商场是两楼,在二楼处高高的耸立着四个红色宋体大字《好永广场》,这是一家大型商场,里面物色俱全,装饰豪华。

从好永广场来到一条不大的街道,这条街只准走两种车那就是自行车和婴儿车,街长不足三百米,两边都是商业门市,整条街出头占百分之二十是卖衣服的,占百分之十是发廊,占百分之一是书店,剩余的就是茶楼餐厅和大排档以及火锅店和超市,每家店里至少有两到三名店员,多数是青年女性,听三姑说:这条街近半是外地人开的店。

说吧,你想起了什么?把你想起的所有记忆都告诉我。苏小小挥退了众人,面对上官枫。老板娘这么着急想知道我们的过去,可是想赶我们走?上官枫摇摇手中的折扇,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不愧是只狐狸。哪能呢。苏小小笑道,我们万春楼的收入可都是靠你们才撑起来的。你们要是...原创强料知道了欧阳小小笑了笑,然后就往外走。张妈摇了摇头,这脚还没好,就去练车,就不能等几天吗。不过还好,只是练车,之前小姐上药的时候她见到了,就是穿鞋子把脚脖子磨破皮了,不碍事的。欧阳小小来着车,从欧阳家顺利的到了顾家,一路上,车不多,还算平稳。停好车,松了口气,笑了...

原创强料

原创强料

王濛一觉睡到了早上的七点钟才起来,平常他都是在凌晨六点钟左右起床的,这是因为体内存在国术的原因,国术不是只能够有那么强的,王濛感觉自己在现实生活中锻炼和在《第二世界》中买一次战斗,都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在慢慢地增强,刚刚这么一觉醒来,王濛就感觉自己的腹部微微有些热,而自己...傻子吧这是?黑袍男子一脸愕然:待在里面不好?非要出来找死?这人脑子有病?本来他在里面很安全,自己出来,莫非他还想要和这长老过几招不成!众人疑惑,此刻的老者则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居然都破不开这空间,一张脸丢尽了,不过能杀掉陈凡,也算能挽回。你千不该...休息了一会儿,艾灵的情绪总算是恢复了点,没关系!以往那样恶劣的修炼环境她都坚持了下来,这有什么啊!她艾灵一向不是那种认输的人!圆头机器人还在运行中,眼中的黄光一闪一闪的。艾灵开口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暂无查取病人资料的权限。这里是哪里?联邦第一医院。...原创强料嚯嚯,新鲜的人类,好吃!嘎嘣!邪恶疯狂的意念,就从漆黑大手上传出,从两位陨落的剑皇所在,似乎抓到了一枚意念碎片。意念碎片,是修炼者陨落之后,意念再度被人打碎,形成的产物。意念碎片,由于失去根基,几乎在很短的时间,就会消散天地之间。嗯?魔皇?秦山双...

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