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www.5k58.com

再嫁时,那些个叔伯婶婶防她跟防贼似的,深怕她将府里的家产给带走一分!若非皇后赏的那几单添妆和自己这些年攒下的一点积蓄,她的嫁妆别提有多寒酸了!眼瞧着库房里的东西一样样被搬空,她既眼红又嫉妒!她连一个死人都嫉妒!更嫉妒沈君茹!有这样一个好的出生,生来便是含...

公元2049年8月21日,上午10:41:27;

入境者:墨凡;

身份识别码:94504202210158417

年龄:27岁;

籍贯:亳州

身份:教师;

是否携带武器:无;

入境目的:访友,(未明确表达探访目标);

核准员:桑华路,编号HZ-Y3-0***4

在龙象宫庞大的情报中心里,一大群的工作人员正在记录着来自于所有信息,这些信息以文字、影音的形式被记录在一座叫做法眼的超级计算机里,并且在第一时间进行数据匹配,然后对每一个人的行为作出记录与预判,并以此为根据,不断地校对计算机的算法,通过大数据实现AI预言。

龙象宫在江湖中,一直以来就是以情报起家的,除了明面上的龙象武道馆、龙象府包括还有一大部分关联的产业,充斥在九州之间,就算是在四大门的所在地,也是如此。

从龙象宫建立以来,并没有过攻城略地的行为,专心于情报收集和情报售卖的事业。正因为是这样,各个势力,都会从龙象宫购买情报。

龙象宫入主艺州,这件事情是出乎人们意料的,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敏感一些的帮派,开始隐隐感到不安,一直以来,把龙象宫当做是服务商的角色,如今摇身一变,成了一州之主,这个变化来得猝不及防,这个九州最强情报商,似乎开始露出了他野心的一面。

王将刚进入艺州,就已经觉察到自己被盯上了。

除了地面上流动的人与遍布各个角落的***之外,还有一双眼睛来自于天上,那是龙象宫自主发射的卫星。

这里的生活模式确实极具便利化,走到哪里,想做什么,不需要出示身份卡,就可以直接做,因为一切都在法眼之中,全部的体系互联,尽享科技带来的便利。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里的人们似乎没有秘密可言,一举一动都会被掌握着,龙象宫刚入主的时候,还曾遭遇过反对的声音,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渐渐适应并依赖起来。

旧世界时期,曾经有人说过人们愿意用隐私来换取方便,这句话放在三十年后的今天,依然是逃不出去的真香定律。

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去了,王将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戒,这段期间他没有跟任何人联系,在酒店深居简出。终于在第七天的夜里,王将觉察到,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消失了。

王将第一时间联系到姬无冥,然后通过姬家的秘密通道进入了姬家的地下城。

姬无冥看到王将只身归来,不由得问道:

大人,姬器呢?

我在这呢!

姬器的声音传入姬无冥的耳朵,四下看去却没人,忽然一个身影在严重急速放大,这如同神话故事中变大变小的意思,让姬无冥错愕不已。

不过,姬器并没有给姬无冥任何解释,反而跟王将说了句:我去布置了!然后便自顾走开。

这个臭小子,出去一趟,连族长都不喊了!看到年轻人的雷厉风行,姬无冥感觉自己老了。

族长,我们得搬家了!王将觉得自己已经化身为搬迁大队的了,那边刚怂恿完一个,这边又要开始了。

姬无冥的反应倒是一点也不激烈,老夫也是早有此意,只是一直不愿意下这个决心,既然大人您发话了,正好让老夫决绝一点。

哦?这反而出乎王将的意料,出什么事了?

姬无冥的口气有些严肃:

这龙象宫,不对劲!

万蛇窟里,韩九章的眼袋已经很重了,这段时间他几乎是不眠不休地查找嫌疑人。

上一次的马戏团里,在鸣蛇发现异常之后,他已经动了手,整个区域的所有人都已经命丧黄泉,但是少了四个人。

通过这些日子的调查,已经查到了各自的名字:

舒克、洛依、墨凡、姬器。

舒克和洛依是饕餮帮的人,墨凡和姬器是别的州的,但是从名字上看,这姬器应该是来自艺州姬家,只有这位墨凡是来历不明的。

但是这四人在那之后就没再出现过了,韩九章在边境查到的出境记录里,只有墨凡的记录,就连姬器似乎也随着饕餮帮凭空消失。

韩九章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整个人也变得阴鹫疯狂。

小林儿,一定是这些人害你的,对不对?外公会让他们全部给你陪葬!

歇斯底里的嘶吼声在万蛇窟内回荡,数不清的毒蛇都觉察到主人滔天的恨意,嘶嘶的活跃起来。

韩九章把在边境查到的墨凡的身份识别码发送给了通讯器中的某人。仅仅几秒钟,便得到了回复。

艺州么

墨凡,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撕碎你

还有姬家!你们也脱不了干系!

山雨欲来风满楼!

听了姬无冥陈述的情况,王将已经对龙象宫有了个大致的判断。

有别于弥勒天对教徒的洗脑控制,这龙象宫是通过对所有人信息的掌握,从而建立了一套没有秘密、符合心意的生活模式,法眼系统对人的掌握已经到了深入理解的程度,然后在暗中逐渐的引导每个人的行为。

两者的本质上是相同,就是对人的控制,只不过一个类似于邪教、另一个则是潜移默化。

姬家人已经被我全部收拢进地下城了,严禁外出,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了。地下城的物资足够所有人生活三年,但是毕竟不是非常时期,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姬无冥担忧的说到。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你做的不错,龙象宫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一直没有对姬家动手,我猜想是因为之前玄奇机甲亮过相的缘故!他们还是有些忌惮,但是我提议搬家,不是为了这件事。王将早已分析过龙象宫的思路,玄奇机甲的亮相,没想到误打误撞地给姬家提供了一个保护期。

那大人您是有什么打算?姬无冥问道。

我打算在滦州建起一股势力!

这是王将一直在深思熟虑,布局已久的计划,自从白起老祖对他提过一次之后,他就开始琢磨着,并且动作不断。只是他还没有跟别人说过。

姬家的忠诚度是无需质疑的,姬无冥能做到族长的位置,一定也是老谋深算之辈,但是从几次对自己的态度上看,王将已经认定了他是自己的人,所以选择现在对他和盘托出。王将继续说道:

在那里,我们将要成立一个

王朝!

尊敬的各位读者,在此只能说一声抱歉了。

由于事发突然,幼儿突然晕厥高烧,最近都要待在医院,根本没有时间写作,也没心情继续写作。

后面还要去交警队申请减免超速和红灯,还有过年的各种琐事,过年之前根本抽不出时间。

原本还想百万完本,毕竟也都写了六十多万字了

由于没有休息好,脑袋混乱,逻辑思维出了问题,也不知该写什么,就当发个通知吧,最后再向各位读者道歉,不写了。

www.5k58.com这个时候小荣介绍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介绍这些东西的时候都是按照实际的情况告诉他们的。而且他说的这个时候也是按照他们最希望的要求去做到的在这个时候他们这些人感觉到非常的高兴。你说的都是都是真的吗?那如果都是真的话,那实在是太好了。在这个时候他们这些人**这...

www.5k58.com

www.5k58.com​‍

待柏锡荣离开,姜妍便是对戎易笑道:老板好像对这个人印象还不错?

戎易笑道:对我来说,年轻人比中年人更容易掌控一些。

姜妍抿嘴一笑,我倒是觉得这个人挺有心机的。

戎易说道:既然他能代表自家企业出来参加这次大会,怎么会没点本事,至于心机,就要看你怎么用了,做大事的人谁还没点城府。

用过餐,姜妍拿出湿巾给戎易擦了下嘴,戎易很自然的享受着姜妍的服务。

这段时间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自然到没有一点点的尴尬了,可以说除了男女之间的事以外,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的秘密了。

几人刚要离开,正好就看到熊小鸽带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显然是还没用餐。

看到姜妍,熊小鸽停了下来,笑道:你好,姜小姐是吧?

姜妍有些惊讶,笑着说道:没想到熊总还知道我的名字。

熊小鸽笑道:姜小姐留给我的印象可太深刻了,其实我对姜小姐这样的敢做敢说的女士可是很愿意结识的,就是不知道姜小姐是否愿意给我这个机会了。

姜妍面露尴尬的看了一眼又被忽略的戎易。

熊小鸽这才看向戎易问道:这位是?

姜妍笑道:我老板,戎易。

熊小鸽似乎稍稍楞了一下,随即对戎易伸出手笑道:真是抱歉,戎总看上去实在是年轻了点,不要介意,我这人就是个爽快人,要是有什么招呼不周的地方,还要戎总多海涵才是。

这么一个大企业家,能够这么和他说话,在其他人看来已经算是很给戎易面子了。

戎易和他握了握手,笑道:熊总是大名人,能如此招待已经很给面子了,哪里能要求太多。

熊小鸽身边的人顿时对戎易投来了不善的目光,他们觉得这个小子实在太猖狂了些,熊总能主动跟你握手说点客气话那都是给你面子的事了,竟然还敢不满。

戎易笑道:实在不好意思熊总,我太年轻了,也不是很懂这边的规矩,要是有不当之处,还要您大人大量,多多海涵才是。

熊小鸽面露一丝意外,随即呵呵一笑的道:好,戎总也是快人快语,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希望你们这几天能够有所收获。

熊小鸽带着人离开了,戎易他们也出了餐厅。

晚上八点多,房间里,姜妍给戎易端了一杯茶进来,这是她从那边带来的绿茶,戎易喜欢喝。

潘阳成功的住到了旁边房间,说是不方便打扰戎易。

戎易知道他说的什么,也不去辩解,反正他身边的人都认为他和姜妍关系不简单,他也懒得去解释。

至于三个大男人怎么睡,很简单,两张床一拼就行了。

将茶递给戎易,姜妍笑道:刚才老板的反击很漂亮,不怕得罪IDG吗?

戎易笑了一下说道:我为什么要怕得罪他,我又不需要求他什么,反而是此人,三番两次的当着我的面调戏你,你说我这个当老板的要是什么都不说,成什么了?还有潘阳他们会怎么看我?

姜妍眼睛顿时眯了起来,更靠近了戎易一些,带着一丝娇媚的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老板是不是吃醋了?

戎易咳嗽了一下,白了她一眼道:我这人不喜欢吃酸,下次记得别放醋。

姜妍掩嘴呵呵笑了起来。

第二天大会继续,不过戎易他们这一天没有任何的举牌。

基于几个原因,戎易对举牌比较谨慎,不是他在乎钱,而是他比较关心自己投资的回报率和成功率。

每一个投资的项目,戎易目前都需要亲自去跟进和洽谈,这是他看中的东西,也希望能够在这些项目当中发现一些人才,能够收入自己麾下。

如果戎易以后事业做大,公司遍布全球,他必须得有一批实力精干,完全可以镇守一方的人物才行。

至于丞相这个人选,他目前还没找到。

孔林军只能算是一个不错的将领,丞相之位,他无法胜任,至少短期几年内他做不到。

这天晚上,戎易在酒店的天台见到了校内网的几位创始人,王兴,王慧文和赖斌强。

其实王兴主要是负责对外和公司管理上,以及产品设计,王慧文和赖斌强主要负责技术,这是三人大概的分工。

戎易带着所有人去了,不过主要负责对话的还是戎易他们三个人,潘阳和那个经纪人坐在旁边的桌子上。

几人一番自我介绍后落座。

戎易问道:你们和其他两家公司都见过了吧?

王兴点点头,见过了,今晚约戎总出来见面也是希望能够早日就投资的事情达成共识,如果资金到位,我们的网站可以尽早上线。

看来他们很着急,戎易笑道:结果如何?

王兴有些尴尬,两家公司一共承诺出资七十万,占股70%,我们暂时还在考虑当中,不过他们表示不会参与我们管理,但会推荐一名管理人员进行资金和网站的监督。

七十万就占股70%,这和卖公司其实没什么差别了。

但看得出几人应该是不会答应的。

不过王兴如此轻易的就将他们谈判的底线告诉戎易,到底是以此作为谈判条件还是说毫无心机的坦白,戎易就不知道了。

按理说在一开始,王兴完全没有必要告诉他,本来戎易也就是随口一问。

当然也不排除王兴报了一个虚假的数字,但这个可能性很小,因为戎易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

戎易问王兴,你希望有人参与管理公司吗?

王兴沉吟了一下,又看了看王慧文和赖斌强,说道:这取决于贵公司的实力,其实我们很清楚自己的短板,我们都不是专业的,在网站线下推广和相关技术开发上,我们都存在很多的问题,如果您们可以在这方面帮助我们,股份和投资上我们都可以商量。

戎易问道:有详细的计划书吗?

王慧文赶紧拿出一份计划书,双手递了上来,姜妍起身接过。

对于计划书这一类,姜妍不知道写过和看过多少了,只需要三分钟的时间,就知道你的计划书写得如何。

戎易看着王兴问道:网站准备何时上线,第一批用户有了吗?

见戎易询问这些问题,王兴顿时打起精神来,说道:目前初步预计在十二月中旬上线,我们已经在和清华的电子系接洽,第一批用户应该在五百人到一千人,主要是电子系的学生,都是采用实名制的方式注册。

关于为何采用实名制这一点,我们觉得大学生并不是排斥在网站上留下自己的真是信息,只是没有能够让他们足够这么做的理由,我们已经有了相关的方案,会保证用户在注册时候的信息真实性,同时不会因此流失掉大量用户。

戎易微微点头,有网站模板吗?给我看看。

王慧文取出随身带着的电脑,打开来放在戎易面前,他似乎想跟戎易介绍,不过戎易示意自己来就行了。

对于曹操的返回,焱飞是好奇的,不过为了不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问题,焱飞在**的身体里相对老实。

此刻大军真在追击吕布,焱飞与元叔一并驰骋在战场上,两个夏侯惇处于同一一片沙场。

夏侯惇对于吕布是没有任何好感可言。这次的进攻也他身先士卒异常勇武,快马疾驰砍的敌人人仰马翻。

焱飞在人群中显得有些错乱,好在借助**的身体可以自保。

元叔的目光被夏侯惇所吸引,他此刻知道夏侯惇是怎样的一位将士。

在军营的几天中,焱飞从**的记忆力细细品读了一番夏侯惇。他本人性情刚烈却对百姓非常体恤,一度与士兵为百姓开河耕地。

身为将军的他本可以不用如此,但他却是这样的人,简单,质朴。勇武过人。

当时,焱飞第一次从元叔的眼中看到了不一样的神色,像是倾佩,又像是感叹。那人与他同名,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

尘土飞扬的战场中,吕布势力一路败退,而夏侯惇带着亲卫杀入敌阵,异常刚猛!

杀!擒下那反复小人!

夏侯惇独自冲入地方人群,一把长柄大刀挥砍,人头滚滚。同时身后又有一批快马赶来,那是夏侯惇的同族将士。其中就有那位假的夏侯昌。

焱飞在阵营后方看着前锋,战场比想象中的混乱许多,除去厮杀声与武器的撞击声更本什么也听不到。唯一让焱飞有些安心的是身边有元叔这个大助手。

这就是战争,人命如草芥,人头如滚石这些人父母养大十多年,到头来一刀命丧九泉下。此刻焱飞心里只有这样的惊叹。

轰!

忽然地方阵营中发出强大的爆炸,恍惚间一人勒紧缰绳,战马一声嘶吼。烟尘滚滚袭来。

那是什么?

双方军队中士兵惊讶,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大规模杀伤武器,忽然的爆炸让人诧异。

爆炸?怎么可能?这个年代哪里的热武器?焱飞诧异。

焱飞看向那里,瞬间知道那是技能的效果,是夏侯昌!这家伙果然干出了不得了的事情。

那个家伙要干什么?抢风头吗?这样做也太打眼了。焱飞自语道,不过随后他便知道了对方的目标,他的目标是**!

他在抵御**,而第一个目标是夏侯惇。

刚才的爆炸是夏侯昌所发出的技能,他的目标是冲入敌方军中的夏侯惇与亲卫。

夏侯惇本就身在敌军之中,而身边的夏侯昌叛变,这让他更加危险。

混账!你做了什么?夏侯惇瞪大眼睛,双眼爆射怒火,勒住缰绳,吼向夏侯昌,刚才若不是他反应及时,这会早已被炸的尸骨无存。

双方的士兵都有些发愣,夏侯昌可是夏侯惇的直系亲属,怎么会突然反水?就连地方的士兵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这是做什?夏侯惇抚平胯下战马,望向夏侯昌,似乎他对于任何人的临场叛变都早有心里准备,就像是提前做过心理试炼一般。

呵呵,不亏是曹操麾下叫得上名头的猛将,我虽然不怎么喜欢读三国,但是夏侯惇的名字还是知道的,这么近的距离居然没有要了你的命!夏侯昌有些轻蔑的笑道,在他看来没有人是代理人的对手,古代更是没有可能。

找死!夏侯惇勒马上前,没有多余废话,对于夏侯昌所说的内容更本不予理会,久经沙场的他知道自身的危险,对于叛变只有斩杀,这可是在敌军中,容不得半点马虎,随即挥刀砍向夏侯昌!

真是冷血的禽兽,我可是你本家兄弟,你却像是条疯狗!夏侯昌讥笑,手中奇异光泽闪动。

那个混蛋又要动手了!靠!你妹的,真不讲究!焱飞在十丈开外看到夏侯昌的举动,而与此同时,元叔如同闪电般穿过人群狂奔向夏侯惇!普通人根本无法抵抗技能的力量。

夏侯昌冷笑道:去死吧,无知的老古董们!

他话音刚落,一股股能量暴流,瞬间绽放,一道巨大的光门打开,高三丈宽五丈,发出能量乱流。

夏侯惇被巨大的能量冲击,整个人飞下马来,马匹嘶吼在地上滚了三圈。飞出的夏侯惇被元叔临空接住,没有大碍。

哈哈,就让你们见见神一般的存在,一群拿着铁块的笨蛋!夏侯昌讥笑,而后看向了焱飞。

焱飞睁大了眼睛看向了能量乱流的大门,这这个东西可以之前所见的大了许多。

【妈耶,这个技能随着使用者所剩蓝的储量决定了威力,真是厉害。】系统忽然曝出这样一句感叹。

焱飞只想吐血,这家伙这个时候感叹什么劲,他可是知道的,那个门里会出来的东西不是这里人可以对抗的,而此刻,门内的隆隆声巨大而浑厚!

来了!那个混蛋在哪?焱飞四处寻找夏侯昌,他此刻只要找到夏侯昌灭了他想必可以终结这个技能。可焱飞四下张望却没有了夏侯昌的影子。

战场上因为这突然的变故所有人停了下来,他们的灵魂随着门内隆隆的鼓声在颤抖,每个的人喉咙像是卡主一块生铁,双眼死死盯着那蓝莹莹的大门。

隆隆!隆隆!隆隆!

一排排丈许高高的铠甲士兵从梦内踏出,他们身披厚实板甲,手持坚盾随着鼓声进入战场。双方士兵自动退避,没有人敢靠近。

他们太过巨大如同神明,散发出的气息震撼沙场。

元叔眉头紧蹙,旁边的夏侯惇双眼大睁,他不敢相信居然有如此魁梧雄壮的部队。不过片刻的震惊之后他手持长刀第一个冲了上去。

还在发呆的夏侯亲卫已经魏军铁骑本能的跟随而去,这是长期战斗的默契。

哪里来的妖兵!吃我一刀!夏侯惇再次提刀上马,双腿猛夹马腹,双手握刀目光如炬,身后几十铁骑楔形跟随冲向神秘军团。

这些家伙不要命吗?都没有搞清楚状况焱飞着急抓头,他有心释放技能可那样会伤到友军。

阵后方的吕布看到战场中的变异也是一阵蹙眉。

那是怎么回事?吕布惊愕,只看到一排排彪悍异常的装甲士兵从蓝色混沌巨门中走出,并且冲向了**。

看到这一幕吕布心喜:哈哈!莫不是神佑我奉先?天军来帮我?

呿,少得意了,那天军可是我搞来的,你安全撤走,我才能完成任务。忽然,吕布身边一丈远多处一人,身穿**铠甲,正是夏侯昌。

不过他的面色有些虚弱,可依旧自负狰狞。

吕布周围士兵用武器指向夏侯昌,陈宫立刻阻止:不要动手!他是自己人!

陈宫立刻为吕布说明,原来夏侯昌之前便找过陈宫,在**内部做内应,可是焱飞的突然出现让他们的计划落空,现在能逃就是大幸。

夏侯昌呵呵一笑道:那些士兵足够让他们喝一壶的,没有我的命令灭了魏军都不是问题。你就只管活着,我可不想任务失败。

听到逃跑两个字吕布一阵恼怒,堂堂吕奉先被打的四处逃窜,现在居然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嘲笑。若不是因为那一队强大的士兵,他一定砍了眼前的家伙。

吕布捏了捏手中方天画戟,转身离开,挥手继续撤军。

哼,这才对。夏侯昌冷冷一笑,在他看来什么三国名将,什么狗屁英雄,代理面前都是垃圾。

战场中,铁马踏地,夏侯惇一对骑兵冲向了高大魁伟的神秘军团。

那军团体型巨大而缓慢,但是护甲极高,攻击力惊人,一击击飞马匹与将士,**气势本就不足,结果更是让其他士兵迟疑。

战场上,士兵的气势决定了战局,面对未知的敌人只能尝试对抗,而面前的敌人本就让普通将士心中发憷,能冲上来对抗已经算是勇武之辈了,可受到如此打击让**气势衰败。

上!这些天兵都是帮我们的!和**拼了!瞬间而已,吕布的军队气势大震,之前被追着打,现在居然有反扑的架势。

杀!

忽然一声喝吼,人群中,夏侯惇躲避攻击一刀猛砍,在战马的冲击下,一刀结结实实的砍在了神秘士兵的腰腹间,咣的一声,几乎震碎了周遭人的耳膜。夏侯惇只觉得双臂酥麻异常,手臂长刀落飞出。

而那士兵腰间被生生刨开一大块缺口!顿时身后骑兵气势大震!

忽然一道寒光向着夏侯惇迎头砍来!夏侯惇根本无法躲避,手中更是没有武器招架,他双眼死寂,像是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锵!又是一击巨响,迎头砍来的巨大刀刃被跃上马背的元叔招架,挡了回去!

夏侯惇后背一层冷汗,没想到居然被一个白发独眼的士兵所救。

好小子!惇欠你一命,战后必有重谢!说罢,夏侯惇调整马头拔出插在地上的长刀。

焱飞也是被惊出一身冷汗,可他出手那就是两边一起死,这锅他可不想背。

他朝着元叔挥手,又是一通比划,元叔居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说赶快去找夏侯昌那个瘪三,不然这里可就危险了,**虽然干不过那些异界士兵,但是周旋还是可以的。

元叔点头,随手砍翻一名冲来的对方骑兵,跃上战马与焱飞会和。

732、热恋中的小情侣在澜沧河富人们投资的别墅区靠海的一面,有着蜿蜒数公里的白色沙滩,相较于其他区域普通海滩的拥挤与嘈杂,这里宁静优雅又低调奢华。这里周围不仅有多家五星和四星级酒店及别墅区,还有购物中心和高尔夫球场,这也是为什么说澜沧河是目前国内首屈一指的富人或贵族的度假...碰到自己妹妹那道冰冷的目光,陈长风反而笑了起来,说道:你是知道的,自己的厨艺。你好讨厌!一脸气呼呼地狠狠踢了他一脚,陈雨橙直接从身旁走过,赌气地将他给无视了。咦,雨橙你哥哥回来了呀!难道是知道我们的来意,所以特意跑一趟吗,真是不好意思啦!那些女孩这...www.5k58.com子壮送老卜正夫妇出了门,回头看看娇羞欲滴的噘儿,鼓起勇气,伸手摸了摸她发烫的小手。噘儿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但最终还是没有把小手抽出来。算起来,自噘儿离开蒲城邑,到现在也大半年了。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这段时间内物是人非,让子壮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尤其是,涉及...

www.5k58.com

www.5k58.com

数不尽的魔怪飞到那庞大无匹的世界树上乱啃乱咬,很快便将那一片区域啃得一片狼藉,然而这株世界树实在太过庞大,任如此之多的魔怪啃了这么多,依然连九牛一毛都比不上。区区蟊虫,也想伤我?少年仙尊的面孔浮现在巨大的树干之下,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树身猛然一摇,那些魔怪顿时纷纷惨叫...他们发现自己确实接近不了以后,只能无奈的离开这里,再次走到了那个洞穴里面。男人拿着几件可以交易的东西,走到了店铺前面想要看看能不能进行交易,如果不行的话,那他们可能就要完蛋了。一时间的安逸让他们都有些沉迷,忘记了居安思危,没有想着以后应该怎么办,而是就这么靠着店铺放任自...那个人笑了:怎么,你想诈我?告诉你也无妨,我就是那个你们找了千百遍也找不到的朱雀山魔尊秋连廷,来这里,自然是为了天机金简。司徒盛额头上的汗顿时冒了出来,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和他碰上了,据说他可是在两位掌门人,以及数名首座还有一只妖兽两条龙的围攻下,还没有受伤的哪个传奇人物...www.5k58.com林博智脸立即通红:小夙,别胡闹了。我没胡闹,你帮我。说完银夙还在林博智的后背上蹭了蹭,林博智的脸越发的通红了。一脸的无奈,随即转过身子:知道了,待会换了衣服就睡一会。林博智解银夙的衣衫,感觉手都是颤抖的。他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解女孩子的衣衫。若不是怕...

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