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2017年生活幽默解玄机

沈心怡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乔家的大少奶奶,而沈家也从危机中解脱出来。

但沈心怡就是忘不了将她命运转折的那天。

乔怀羽见到她一身抹不去的痕迹,眼里燃起滔天般的怒火。他闭着眼睛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裹住她的身子。转而,一拳打向乔怀风。乔怀风躲闪不及,那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嘴角,顿时一片青紫。乔怀羽像是一个困兽般怒吼:乔怀风!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从小到大,你总是要将我的东西抢走,为什么连我的女人也不放过?!

乔怀风用手抚上嘴角,他笑了,说:阿羽,这次真的不是我抢你的女人,是你的女人自己送上门的。

乔怀羽不敢置信的转头看着沈心怡,他轻轻问道:心怡,他说的是真的?

沈心怡抬眸看他,点了点头,乔怀羽他的眼里唯一的一丝光亮灭了,满满的都是夜般漆黑,那深刻的绝望永远的印在了沈心怡的眼里。

沈心怡亲眼看着乔怀羽瘦瘦高高的身子两步一踉跄的走出了房间,她的眼泪哗的流了下来,转头进了浴室。

结婚的前一天,乔怀羽终是敲响了沈家的门。

乔怀羽很颓废,尖尖的下巴上布满了清浅的胡茬,他将沈心怡抱了个满怀,浓浓的烟味便扑鼻而来。

心怡,我想你了。

沈心怡闭着眼睛狠狠推开他,转过身,说:乔怀羽,我们以后不要联系了。天知道,她是多么想要依靠在他的怀里,安安静静的一辈子。我上了你大哥的床,就是你的大嫂了。

乔怀羽退了一步,说:沈家破产这件事请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明明我也可以帮你啊!为什么你一定要找我的大哥?!

沈心怡摇了摇头,说:乔怀羽,我找你有用么?你要知道,你们乔家的生杀大权掌握在你大哥的手里,而你,虽然有用不完的钱,可那又能帮得了我什么呢?你一心想着你的自由,你的梦想,将乔家拱手让人。可是我不能啊,我需要乔家的支持,需要乔家的钱!想要得到这些东西,只有一个办法。她抬头看着乔怀羽,一字一字的说:成、为、你、大、哥、的、女、人!

乔怀羽愣住了,他从没想过那个与他一起在追梦道路上奔跑的女孩子心里的想法竟然是这样的。他勉强的勾起了唇角,说:心怡,跟我走吧,找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结婚,然后生一堆小宝宝,好不好?我们不要再管这些事情了,我们可以很幸福的在一起

够了!沈心怡狠狠的打断了他的话,说:乔怀羽,已经晚了,已经晚了你知不知道!我明天明天就是你的大嫂了啊!说着,她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乔怀羽下意思的上前拥住她,却被她狠狠推开。沈心怡胡乱的抹掉了脸上的泪痕,说:好了,我累了,先走一步。转身,快步离开。她不敢回头,她怕看见乔怀羽那双墨眸里深刻的悲伤会和他走,像他说的那样,幸福的在一起。可是她不能,因为,明天就是她与乔怀风的婚礼,也是乔氏集团入股沈氏集团的仪式。

乔怀羽,你是我的梦,也是我的痛。

保时捷一路飞驰了数十分钟后,江欣媛把车子停在城镇边缘一处没挂招牌,但门口闪著颜色强烈对比的霓虹店前。天色黑,里头也跟外头一样乌漆抹黑。近舞台中央的地方灯光嵌在轮盘上快速闪动著;雷射光束则从四面八方乱射过来,窄小的空间充斥著震天价响的摇滚乐声。一桌桌是人,舞池也人...怎么了?关大哥有什么问题尽管说。若白情急,忍不住问道。关山见鹿佑鸣似乎不以为意的样子,就知道徐妹子在鹿司令心中地位不低,恐怕两人是情人关系,这样就不好办了,万一这位娇滴滴的徐妹子吃不了苦,在这里住几天就嚷嚷着回去,回去之后还在鹿司令面前说他们风行的坏话,那他不是吃不了...2017年生活幽默解玄机小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干什么对吧?啪啪啪!龙阳对着胖子,狠狠地抽了几十巴掌,此刻的胖子,整个脸已经肿成了猪头,样子都看不出来了。小子,你放了我吧!放了我吧!终于,胖子开始求饶了,此刻的胖子,已经有些怕了,而随着二人交战的动静,其...

2017年生活幽默解玄机

2017年生活幽默解玄机​‍

呵呵,斐队长可真会说笑。王烹面色微微一僵,当即打起了哈哈。如果前往华夏国重新另起炉造,资源以及各种能量石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他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舍出去。再者,这所谓的嘉奖,给少了么,又怕人家心底不屑这点微末东西。给多了么,他自己又心疼。到不如一开始,就不提这事。更...

?只见硕大的厢房中,竟然高高堆积着无数的药草。每一株药草,竟然上面都用一条细线捆绑,而细线的另一头则是系上一张写上了药名的纸条。各式各样的药草铺满一地,当真是多如牛毛,浩如烟海。

看着堆积如山的繁密药草,以及上面所系上的一张张纸条,楚舞苓睁大双眼,心中的震惊,完全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竟然不过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他就让皇上批下药草,并且还精心派人在每一株药草上写下药名,打包押送而来。如此效率,如此手笔,思虑如此之周全,当真令人惊叹。

东方逸宸见此表情,嘴角微微上扬:师妹,此不过是冰山一角。还请随本殿前来。便是带着她走入下一间厢房。

数不胜数,多如牛毛。密密麻麻地药草堆积至厢房半空中,实在令人惊讶不已。

在东方逸宸的引路下,楚舞苓一一参观了十二间厢房。然后双眼直直看着东方逸宸,突然眼中闪现出异样的光芒。

殿下。楚舞苓轻声说道:舞苓今日终于深刻地理解了什么叫做大恩不言谢,不是不想表达谢意,而是如此大恩,用什么言语都无法表达一二。以后殿下若是有什么地方用得上舞苓,尽管与舞苓道来。舞苓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便是跪下身来,深深地行了一个大礼。

看着在面前心甘情愿跪下行礼的她,他嘴角扬起一阵笑意。如此女子,终于算是收服了么忆起之前对父皇的觐见,当真是花费了大量的心血。不过,想来也是值了,便开口笑道:师妹快快请起,能助师妹一臂之力,乃是本殿的荣幸。

以后师妹随时随刻都可前来逸王殿,即便是本殿不在殿中,也无人胆敢阻拦师妹。

一整天,东厢一号房自关上之后,楚舞苓就不曾再出去过。东方逸宸似乎甚感诧异,终于半夜时分,忍不住起身前去东厢一号房。只见楚舞苓乐此不起地拿着一株株药草,细细闭眼感知,然后睁眼反复观察,又将药草名称一一记下,又对照着放在一旁的《药草辞海》,认真将其背下。他进来了良久,而她却是全然没有发觉到他。

咳,东方逸宸轻咳一声,却见楚舞苓还是埋在一堆药草中,便是出声道:师妹。

楚舞苓转过身去,抬头见是东方逸宸,连忙站起身来施礼道:逸王殿下,你怎么来了?

他已经过来良久了,只是她一直都没有发现好不好

师妹这一整天都没从厢房中出来,本殿便只好过来看看。东方逸宸轻声说道:虽说这草药数目众多,但师妹也不必如此急迫。这些药草本殿会一直放置在此,师妹可以慢慢识别,不用过急。

楚舞苓笑了笑,若是她能够快速将这些药草一一记下,然后便是可以不再花太多时间在药草知识上,而是可以开始专心研究药理,研发丹方与修炼灵力了。于是便笑道:舞苓见了这么多的药草,心情激动,故而希望能够快速识别出来。

之前本殿知道师妹很是勤奋,却没有想到是这般的勤奋。自卯时起至现在子时,一共将近十个时辰,师妹都不曾出房一步。只有下人过来送饭的时候,这门才开过几次。看师妹这意犹未尽的样子,想来不是本殿的打扰,师妹还要继续下去吧。

已经是子时末了,一日两日便罢了,若是师妹长期熬夜,恐会憔悴枯槁。

楚舞苓淡淡一笑:殿下有所不知,前些日子舞苓特意研发了一方无眠丹来,此丹服下之后,长期不睡也对身体并无太大损伤。故而殿下不必担心。

听闻此言,东方逸宸甚为惊讶:师妹竟然想出如此药效的方子。

楚舞苓轻声说道:时间乃是宝贵之物,若是舞苓少睡几个时辰,便又是多了几个时辰来识别药草。故而便想着研发此等丹方。

东方逸宸有丝疑惑:但是按照天道来说,昼起夜眠乃是真理,即便是长期不睡对人体损伤不大,但也是有所损伤。此外,也是少了份夜晚静谧时分的安息与休眠。师妹为何如此分秒必争?

楚舞苓笑而不答。

此外,虽说本殿让下人为师妹送餐,但是师妹也不该长期呆在屋内用餐,应该多出来走动走动。东方逸宸又开口道。

谢谢师兄提醒。楚舞苓点了点头:以后舞苓会注意的。

殿下,这时,厢房外面走进一位下人来:子褚师父求见。

东方逸宸轻声一笑:想来是师妹半夜未归,让子褚师父担忧了。便是转过身去:快快请子褚师父进来。

见过子褚师父。东方逸宸微微向魏子褚施了一礼。

魏子褚朝东方逸宸点点头,然后走进厢房。似乎他也有丝诧异于厢房内堆积如山的药草。不过脸上惊讶的神色却只是一闪而过,让人无法捕捉得到。

苓儿,魏子褚沉声说道:你为直到深夜还迟迟不归?

楚舞苓见魏子褚脸色不是很好,连忙说道:我和你说过的丫师父,我说我要来逸王殿识药,想回去了便会回去,师父你也答应了啊。

魏子褚顿时脸色一沉,他怎么知道她所说的想回去便会回去竟然是半夜三更还不回去?

你现在跟为师回去。魏子褚低声说道。

楚舞苓瘪瘪嘴:师父,我还有好多药草要记诵呢。要不苓儿今夜就不回去了好不好?一看魏子褚射过来的阴沉的目光,便不敢多说,只好站起身来:逸王殿下,那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

东方逸宸轻轻点头:子褚师父和师妹请慢走。

跟在一言不发的魏子褚身后,楚舞苓却是没去注意他难看的脸色,而是口里喃喃地念着刚刚记诵的一堆堆药草名称,同时脑海中回忆起其药效与搭配技巧。

魏子褚瞥了她一眼,顿时眼中的神色有丝复杂。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当即,点背苍鹰化作一名中年男子,却是那种不修边幅的邋遢男子,满嘴胡茬,头发蓬乱。见此,**眉头不由一皱,狐疑问道:你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主人,我有一颗浪子的心,这幅模样跟我的心态高度一致。点背苍鹰解释道。滚犊子,给我正常一点。**没好气地说道。是...就像你的心底,谁也进不去对吗?琉璃苦笑着问道,为感情的猜不透而不甘心。有些事,谁也说不准有些死结,只能到达一定的时机,才有可能解开。落下这一语,皇甫十一转身离开了这里。若是,当初我先遇见的你你会爱上我吗?远远地,这句话穿了过来,夹...2017年生活幽默解玄机池可爱,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车内,阎琰黑着脸,高喊着,车速提到了180,他的确生气,这女人,居然背着他见其他男人,而且还是前男友!阎琰火大,他有想过,给她足够交友空间,不去干涉她的私生活,他以为,他足够大度,可以做到不在乎,可没想到醋意飙升的他却是越想越气愤,这...

2017年生活幽默解玄机

2017年生活幽默解玄机

这是柳大人这几年里做的好事!贪污什么的这里面都有着详细的记载!皇上好好看看便知。伊灵千将手中厚厚的一本丢到了皇帝面前,冷冷的开口说着。

我希望我今天所做的不要影响到我的姐姐,若是她还出了什么事今天你也看到了,我随时都会有一百种办法让你死的!伊灵千狠狠的说着,然后便和影他们两带上萱儿离开了。

徒留下这一大殿的人大眼瞪小眼,君倾城刚想要追上去,便感觉身子还是软的,使不出力气,他惊。

在伊灵千下药的时候他明明已经做足了防范准备!怎么还是中招了呢?而且似乎他的内力现在对这还是没什么用啊。

不由得苦笑,她对他也出手了是不是表示她不相信他?恐怕这追妻路,漫漫长啊。(说的好像啥时候相信过你一样!)

大殿外的侍卫自然是不知道里面的动静,看到伊灵千带着三个人大摇大摆的从养心殿走了出来,虽然奇怪之前没见过这几人

也没有因为疑惑而拦下他们,还是把他们放走了。宫里头啊,最不缺的就是八卦,这王妃他们可是听说了的,战王爷心尖尖上的人,他们可不敢得罪。他们还想在这里头多捞点油水再走呢!

京郊

你,别跟着我们了OK?伊灵千瞟了一眼秦逸,很是无语。有他在,她跑哪去君倾城都会找到吧!

OK?你放心,我保证不会跟君倾城那厮卖你的!你就让我跟着吧,你两我不放心,再说了,师傅要我好好照顾你要是你出什么事秦逸一脸可怜兮兮的求收留,要不是看他那眼神一个劲的往影身上瞟,伊灵千还真以为他是为了照顾她呢。

唔,为了好盆友的终身幸福,姑且答应了。秦逸这人也挺不错的,就是有点嘴贱,要是可以把影收了最好不过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驾驭的了影,伊灵千想着。

好吧,那你就跟着吧。要是发现你有什么别的举动,我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哦!阴笑着说到。

是是是!秦逸笑的一脸灿烂,攻略高冷女神计划可以启动了。

三人易容后,一路向着富炎国的方向行去。富炎国那边,有一处山谷,风景如画,四季如春的。那样一个好地方,适合长住。

那个地方还是她师傅的鹰找到的呢。

等安置好了,她就在家当一只米虫好了。神迹阁的事情,早就步入正轨了,除了什么大事,她根本不用管了,只要等着收钱。

至于君倾城嘛谁让他插手那件事呢?就这样吧,我两玩完了。只能say,good,bye了。哦不,是再也不见了。

还有爹娘那边,要是他们不想在京城了,她也把他们接这里来养老。唔,得先过完这风头再说了这些。

先一切从简吧,我们现在没人手。伊灵千看着这刚修葺好的竹屋,叹了口气,三个人连着忙碌了几天,终于是弄好了这住的地方。

是她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当初就应该先准备好的,现在简直是累到她自己了!修房子这种事情,真的是不适合她这种弱女子啊喂!还好把秦逸带来了,不然这竹屋怕是都得弄很久了。

影表示她只会杀人,不会干这种事情,所以当了个甩手掌柜。秦逸一直累死累活的,看着那两个乐得清闲的人很是不满明明全程都是他忙这忙那的,为什么你们要做出这种松了口气的表情?

修建途中,伊灵千为了鼓励某人加油修房子,让影给他端茶倒水什么的。算是对他当免费苦力的小小补偿了。

影:喝水?

秦逸星星眼的点点头,一脸期待的看着女神手中的那杯水,然后正想着他接到水应该用什么优雅的姿势喝掉。

桌上还有。影高冷一笑,说到。然后转身就走了。

秦逸气哭,果然是他想多了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混沌八角玲珑塔带着白飞飞等四女回到了地球,同时混沌八角玲珑塔也进入到了地球的星核核心,开始跟星核进行融合!飞飞,你们可算是回来了!柳听雨见到了白飞飞等女回来之后,总算是松了口气:你们是怎么回来的?没有遇到危险吧?当然是凌风救我们回来的!白飞飞得意的说道:...

玥儿?

唐二公子是我救的,他一直被我藏在我的房间里,说到这儿冷玥的脸上有些泛红,但还是继续说到,没有被人发现。

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在宫里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也知道了他们的计划,我去找了大哥,因为那是我唯一可以相信的人了,然后我们一起谋划,在唐二公子被害的时候找了一个假的替身把他换了出来。

忽然地面又开始剧烈的摇晃,一直坍塌,逼迫着冷落黎他们一直出了冷府大院,又离开很远,震动才减缓,等到他们回过神,整个冷府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虽然事情看似结束了,但无论是冷落黎还是唐觉都知道,恐怕这整出戏都是爵干的,为什么他们无法得知,可以知道的只有一个,冷芒也不过是一颗被完美利用的棋子。

在他们看不到的远处一座山里,门外遍地都是红色的曼陀罗,和白色的百合花,恐怕世人见了会被它的美丽惊得说不出话,而只有长久住在这里的人才知道,这片花海永久不凋,像被雕刻好的艺术品,带着残酷的美好。

绿树,鲜花,青草,洞外是花开半夏的季节,洞里却严寒刺骨,白色的冰像镜子一样,无处不在,地面,墙壁,所有的角落你都可以看到自己的身影。

曼殊,能做的我都做了,如果还是无法换回你,我愿意永坠地狱。

在这冰雪的中间,有着一副纯黑美玉做成的棺材,里面躺着一个华服女子,白璧无瑕的肌肤,精巧的五官,眉间一点朱砂,而身下浓稠的近乎固体的猩红鲜血,却给这一切染上了凄美诡异。

爵坐在棺材边,轻扶着边缘,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里面的女子,当初是师门害了她,如果不是那些道貌岸然的残忍的东西,他们又怎么会沦落到现在的地步。

他杀了他师父,也只有在那之后他才知道他的曼殊为什么而死,复活之法,长生不老之术,如果不是他的曼殊看到了那些东西,他们怎么会杀人灭口。

从那一刻他就开始谋划,至于冷芒,那完全是一个意外,一个可以让他更快完成的意外,而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慢慢的,那个男人居然会喜欢上他?

这不可以,他有种预感,如果他放任下去,等到冷芒知道所有的这一切,他的曼殊一定会再次受到伤害,真龙之血,本来他是留给下一任皇帝的,现在只能选择冷芒了。

整个皇宫只有三个人知道所有的一切,那个冷宫里的疯女人,皇后,还有宸妃。

是的,他的女儿是冷玥,到不如说是他的干女儿,只不过是因为他和宸妃有一样的恨,如果不是老头贪念太深,宸妃也不会到了冷芒的身边,也不会失去自己朝夕相处的夫君,而这所有的一切,最开始被牺牲的却是他的师傅,那个人自己的亲女儿,现在的皇后。

曼殊,到时候了。

皇宫里,冷落黎和柒柒在数天的紧张和疲惫之后终于睡了个好觉,阳光和煦温暖。

陛下,大皇子失踪了,还留了一张字条。冷落黎刚刚醒来,便收到了下人传来的消息。

拿来给我。

而听到动静的唐柒柒也坐了起来。

宣纸上,几个字飘逸潇洒,分明是那个本该死去的人的亲笔,永别,勿问,勿寻,一切都结束了。

阳关大道,一匹白马,而在冰冷的山洞里,一双美丽的眼眸缓缓睁开。

东爵曾经和曼殊有一个儿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2017年生活幽默解玄机洛浅哪里知道云清婉在想什么,只是在回头的一刹那,突然看到了云清婉有些阴狠的眼神。不由得,洛浅心中对云清婉多了些许提防。回转过身,洛浅不再想起他,坐在地上,静静的看着场中的第二轮比赛。罗玲正在先前她所在的七号擂台。罗玲一身青色劲装,绿色的风元素贯彻全身,伏虎鞭在空中发...

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