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08855

时间:2019-10-20 12:16:38 作者:admin 热度:99℃

www.008855

洗完澡出来的傅心,在吴嫂的感情攻击下喝下了那碗特质的何首乌鸡汤。

任务完成后,吴嫂赶紧下楼宝贝。

习老爷子眼冒精光。

孙子结婚三年,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今年都七十五了,还能活几个年头,若不是为了看那未见面的重孙一眼,他早就两眼一闭去见他那短命的儿子儿媳了。

书房内习睿解开衣领,浑身发热,有些口干舌燥。

起身走出书房,来到客厅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一杯水喝下,才感觉有那么一点舒服。

可是源于身体里的燥热,怎么也消不下去。

放下水杯,转身去了楼上,本想在书房对付一夜,后才想起他回到了老宅,若是让爷爷知道了他没有回房睡,指不定会怎么训斥他。

为了避免挨骂,就算忍也要将就一晚才行。

卧室里,已经躺下的傅心同样浑身燥热不堪。

明明才洗过澡,本应凉快了才是,为什么会这般燥热。

傅心起身,穿着吊带睡衣进入浴室。

走到洗手盆前,打开水龙头,用清水撩在脸上。

热意微微退下,可是片刻不到再次涌起。

傅心索性再洗一次冷水澡。

褪掉身上的睡衣,打开花洒,凉水从头浇到脚,一股子凉意让傅心浑身气爽。

这时,习睿从外面进来,一进门就听见浴室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习睿嘴角勾起。

这个女人,打上楼便说洗澡,他在楼下书房足足待了近三个小时,她还在洗,莫不是欲擒故纵,想要趁着在老宅,自己对她做点什么。

解开袖口,扯了扯衣领,直接进入浴室。

浴室里,洗过凉水澡后,傅心整个人像活过来一样顺心,用毛巾擦拭了一下身子,正弯腰捡起地上的睡衣。

谁料浴室门口忽然多出一双脚来。

傅心一愣,抬头便看见习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啊,你做什么。

傅心惊叫,下意识躲在浴帘后。

习睿嗤笑一声。

装什么,你洗了三个小时的澡,不就是为了让我看你。

习睿走到洗手盆前,用水撩了一下脸。

傅心一头雾水。

什么叫她洗了三个小时的澡就是为了让他看。

躲在浴帘后面,瑟瑟缩缩的把睡衣穿上,才敢走出来。

习睿拿过毛巾擦了擦脸,看着穿好衣服的傅心冷笑。

这女人还算是有点料,身材也算是玲珑有致。

傅心越过习睿赶紧走出去。

一想到习睿那冷笑,她真想不顾一切上去,抓花他那张令人憎恶的脸。

傅心从习睿身后过去。

那沐浴后的馨香正好传到习睿的鼻翼里。

身子一紧,习睿眉头轻蹙。

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燥热,再一次袭来。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下。

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

他与傅心在一起三年,都没有对她起过什么心思,怎么今天突然有了异样的感觉。

把毛巾扔在一旁,转身刚要走,谁料脑子忽然一闪。

习睿突然想起自己刚刚喝过吴嫂送来的汤。

谁着身体的变化,再加上自己对傅心的反应。

习睿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被设计了。

他相信老头子一定能干出设计他的事,只是不知这设计的背后有没有傅心的参与。

若是有。

习睿眼底闪过一丝寒光。

傅心回到主卧,把被子卷了卷铺在地上,她才不会与习睿一起躺在一张床上。

光是用想的,她就觉得恶心。

傅心铺好被子,就见习睿半裸,腰间只围着一件浴巾出来。

心底一慌,傅心下意识问道,你,要做什么。

习睿唇角勾起。

你说呢,我真没想到这种事你也做得出来。

啊?你说什么。

习睿到底发什么疯,怎么老对她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习睿慢慢走过来。

事既然都做了,又何必装矜持,上床躺着,我是不会对你怜香惜玉的。

傅心越来越觉得莫名其妙。

什么叫上床躺着。

站起身,走到习睿跟前,伸手摸了摸习睿的额头。

你没病吧。

习睿打掉傅心的手,大手一挥,直接把傅心摔在床上。

平时见你一副清高的模样,如今竟然这般饥不择食,为了得到我,竟然对我下药,好,今天我就成全你。

撕拉,傅心的衣服被撕开。

这时傅心才听明白。

下药。

怪不得,她觉得自己身上,总是没来的涌出一股燥意,竟然是这样。

看来是爷爷做的了。

这么说爷爷不光是给她下了药,还给习睿下了,若不然依照习睿讨厌她的程度,才不会过来碰她。

可是他说的什么意思,他在怀疑是自己给他下的药。

忽然感觉胸口一痛。

傅心蹙眉,习睿这个杀千刀的,竟然这般粗鲁的对她。

习睿起身甩掉身上的浴巾。

傅心借此时机,抬起脚,对着某人身上的中心点,碰的一下,一脚踹出去。

顾祁的动作摆的干净利落,再加上这是他提出的挑战,很容易让孟若瑶事先笃定她必然会输的想法,可若是在这种情况下,最终孟若瑶取得了胜利,那一定是意外之喜。

正如陈涵昱的事情一样,最近矛头直指他,舆论压力都在他肩上,可若是最后能证明他是清白的,那么由此引发的公众同情心也必会高涨。

这一点不难想,难的是怎么证明陈涵昱是清白的。而且孟若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就是许小攸被打与顾祁有脱不了的关系,这种感觉萦绕她很久,只是苦于没有证据。

许小攸是穿着她的衣服被打的,很有可能她才是对方的目标,只是许小攸爱占便宜,捡了她的衣服,才替她挡了灾而已。

顾祁为什么要找人打她呢?孟若瑶想不通。

可如果那些人真的是顾祁找去的,那么在这件事上,陈涵昱几乎就回天乏术了。

她理了理思绪,死盯着顾祁:你知道许小攸被打是谁做的吗?

她希望从顾祁微妙的表情间看出什么端倪,但顾祁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孟若瑶觉得和顾祁呆一起实在是太过压抑。

许久,她听到有声音传来:是我做的。

鬼使神差般,孟若瑶得心猛地一颤,这句话似乎在意料之中,又似乎令她大吃一惊。她自认自己与顾祁绝无交情,但也不存在瓜葛。

被打的是许小攸,但她才是目标。

他要害她!

可,为什么?

对于顾祁来说,又哪里有什么为什么呢?他向来随意惯了,他不觉得找人去打孟若瑶有什么不妥,他把这当做一次挑战,是他向孟若瑶发起的挑战,谁赢了,谁就是胜者,孟若瑶有意或是无意扔了衣服,逃过一劫,对他而言都无所谓。

他只在乎结局。

结果是孟若瑶赢了,虽然她对此毫不知情,他也要履行失败者的义务。

我会让那几个人自首。他凑近剪刀,吹了吹上面的碎发,动作看起来熟练利落,与寻常理发师并无二致。

放在以往,孟若瑶定会多嘴问他作为幕后主使的他准备怎么办,但这事事关陈涵昱的未来,不容她任性,更何况她本就不喜许小攸,对到底是谁对许小攸下手这个真相,也就说不上有任何的在乎。

谢谢你的承诺。

生怕顾祁反悔,孟若瑶把承诺二字说的分外得重,意在强调说话算话。

顾祁扯了扯嘴,不置可否,满不在乎。不过孟若瑶不担心,她想,他自然主动说了出来,就断然没有反悔的想法。

她笑了笑,心情突然大好,解决了眼前最棘手的问题,是该好好放松一下,还决战吗?

证明了陈涵昱的清白,他这些天受的冤屈就会转化为同情心,在他的新剧播出的这段时间,尤其能帮上大忙。

她拿起剪刀,冲顾祁做了个高高在上的表情,充满挑衅意味。

顾祁甩她一个大白眼。

当然。

窗外,阳光正好。

空桑城一战,岐伯大军损失接近十万众,但是岐伯却是感觉这一仗打的酣畅淋漓,整个北俱芦洲,这几万年来,有谁能够像他一样,两三日之间灭两国,而且同时杀死了两国的国君。岐伯志得意满,他感觉自己建功立业的时机终于到了,他带领着剩下的二十余万部队,向着女儿国进发,他觉得,若是能够一举...封启泽这时刚好来到,正巧听见了谢明珊说的最后一句话,对此很是不屑,实在是受不了怎么自以为是的人,忍不住嘲讽了她一番,谢明珊,你是哪里来的自信,怎么确定站在我身边的女人一定是你?自不量力的女人。谢千凝跟着封启泽一起来,同样的听到了谢明珊说的最后那句话,原本她是挽着...

看见蛇,被换做董二的男子拔腿就跑。妈呀。什么怪东西。刀疤脸转身一看,正好跟白衣少女对视,少女长像极美,但脸色苍白,那似笑非笑的诡异眼神把平素天不怕地不怕的盗墓高手吓的脸色大变。感觉一种类似触须一样的东西搭在了自己肩膀。快跑!刀疤脸浑身发抖着,一股脑将身上背...这人,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女妖精!然而,看到那女人的胸口,韩飞脸上的惊骇,便是更加的浓郁了。那印着紫色蝴蝶的****,竟然在他的视线之中微微起伏着。你不是活尸?我当然不是活尸,本姑娘还没活够呢,为什么要当活尸?毒妃嘴角媚笑着,旋即迈着妖异的步伐,扭动着如水蛇...邢妍的瞳孔狠狠一缩,本身他们就是与自己的实力差不多的,现在再这样办,邢妍觉得有一些头疼。之前那些不知道打配合的灵兽之骨倒是好对付,但是现在这些,倒是有一些难以计算。并且,之前消耗了那么多,现在再想要计算清楚,邢妍觉得自己也已经很疲惫了。只是,现在想要离开,就必须从这个...

青青奇怪地望着打扮精致绝美的云苒,不知道她在寻找些什么。云苒看向她,紧盯着她:你刚刚没看到一个老婆婆吗?青青莞尔一笑:小苒你是昨晚没睡好么,哪来的老婆婆呀。那你为什么等在这里?方才是老婆婆让青青出来等着,自己的头发也是她盘的啊,就连自己的发型和装饰都是她一...

锦妃走后,兰容华拉过倾舞的手,体贴道,妹妹何必跟锦妃起这么大的争执,只是多说无益罢了。

倾舞惨淡的笑笑,我知道,锦妃断不会因为我这些话改变什么,但是既然我都表明立场了,大家撕破脸,把话说得狠些。也让她明白,咱们也不是软柿子,不是她随便捏的。

文贵人道:平日里别人只说我心直口快,今日见了你,我倒是差得远了。

姐姐豪爽的性格妹妹可比不了。还有一点,姐姐虽然不喜欢芳训仪,但是对她的女儿却可以真心相待。对大人的怨怼,不牵扯到孩子身上,即使都知道稚子无辜,但是做到却不容易啊。

吉辰娇憨可爱,我是真喜欢她,孩子的世界总是无忧无虑的,所幸芳训仪没有将她的阴谋诡计都说与吉辰听,不然这孩子可要被她害惨了。

现在她还小,以后就说不定了。芳训仪微微一叹。

不管怎么说,都是皇上现在唯一的血脉,大家当然都疼着了。

倾舞道,怕是这孩子以后也要被锦妃所利用了。

聊了一会,见倾舞略有不适,也不方便再叨扰,于是嘱咐了几句好生休息便走了。

她们走后,赫连千岚才从外面进来,倾舞笑道,长姐倒是会躲清静,我只和她们说着话,就觉得头晕的厉害。

我都知道了,谁让你和锦妃相争,倾舞啊,你入宫时间尚短,根基一点不稳,怎么可能和锦妃抗衡,今日你这样顶撞她,她一定会记恨在心,你一个不留神,被她捉住把柄了,就有性命之忧啊。欣御女坐到床边,担忧的说。

长姐,你太高看锦妃了,她有时候害人,哪需要什么把柄呢,只需要悄无声息的做掉,不让别人怀疑到她身上就行了。倾舞冷笑着说。

若是如此,你就更应该收敛些锋芒。不要让别人盯上你才好。

长姐,你错了,不管我怎么收敛,在这个是非之地,倾舞还是逃不过那些人的魔掌,与其坐着等死,我倒不如自己搏一把,来看看老天到底眷顾谁。长姐,你以为妹妹现在这个位置,加上皇上的注意,我就算闭门不出,就可以躲过灾祸吗?

赫连千岚不语,她当然是知道的。当年她也是饱受屈辱,只不过自己一直隐忍着,处处提防小心,有时候,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活着。

自己这样的经历,难道也想看着亲妹妹重蹈覆辙吗?她叹了一声,点头道,罢了,你自小便是有主意的人,况且长姐现在的处境,也无法再多说你什么。

倾舞拉着她的手,长姐,我不是故意要触碰你伤口的,我知道,你在宫里一定受了很多苦,但你放心,现在倾舞在这呢,我的就是你的,你再不用看人眼色了。还有,倾舞有时胡言乱语,长姐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自家姐妹,说这个就见外了。倾舞,长姐不会害你,但是宫里的人对你都是虎视眈眈,万不可随便相信别人啊。

倾舞知道,其实我与芳训仪,文贵人之间,不过是互利的关系,大家都有共同的敌人。锦妃横行后宫多年,绊倒她不是那么容易,我自然是需要帮手的。

欣御女不明白,倾舞,你为何对锦妃有这样大的敌意?

她眸色里有不知名的暗涌流动,过了一会,她才开口,姐姐你可知,倾舞入宫不久,她便安插眼线在倾舞宫里。而且沛彤他们无意之间发现,这丫头竟然要下毒害死我,若不是早早做了防备,恐怕咱们姐妹二人都不会有团聚的这一天啊。

千岚大惊,怎么会有这等事,你禀告太后皇上了没有?

那锦妃,知道我识破她的诡计,于是将那个眼线偷偷处理了,连证据也毁了,况且倾舞现在好好的,拿什么去指控锦妃呢?

我竟然不知,这个锦妃,还有这样歹毒的心思,真是欺人太甚。

倾舞擦了眼泪,姐姐别动怒,锦妃是迟早要除掉的,就算我对她百般顺从,最终不过是她的棋子罢了,所幸撕开脸,大家立场分明。长姐,我知道,锦妃往日对你,也定是做过这些恶事,你放心,妹妹这一次,把你的一起讨回来。

你不要心急,锦妃在朝中,也是有势力支持的,你要打倒她,并非朝夕之事。

倾舞明白,长姐放心,我自有分寸的。

那就好,我只叹,我身份卑微,没有什么能帮到你的。欣御女一副惭愧的样子。

怎么会呢?倾舞活泼了些颜色,姐姐现在就有可以帮我的,陪我用膳可好?倾舞每次都一人用,可无聊了。如果有长姐作陪,我的胃口一定会很好。这样对病情不就有帮助了吗?

她嗔笑,就你会说,不过早就猜到你饿了,我早就让下人把午膳备齐了。

午膳期间,赫连千岚一直给她夹菜,自己倒是没吃几口。她在心里叹道,我宁合欢如今占了你这副身子,能为你做的事,也是帮你守护眼前的人了。她应当也是你最爱的人吧。

倾舞,快吃啊,发什么愣啊。千岚在一旁提醒她。

哦,好。倾舞忽地想到一个事情,长姐,我问你,咱们异族,可是有什么武功高手吗?

为何这样问?

是这样,父王临走的时候,给了我一个锦囊以备不时之需。还告诉我,会有一人在宫里贴身保护我。

那就放心多了呀,那这个人住在宫里吗?

倾舞摇头,是住在昌都城内,但是,父王说,宫里有什么消息他都会知晓。父王也没告诉我这人是谁,倒是有一天晚上,印月轩出现一个黑衣人,身法及其诡异。我思来想去,这人既然没有伤我,是刺客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是父王派来的那个人,为何又不与我相见呢?

你宫里有这样危险的人,你还能安心睡着,不管他是谁,你都要提高警惕。万一他是想杀你,又觉得时机不成熟,下次再来了怎么办?

倾舞安慰她,不用这样紧张,我一开始也是吓到了。但如果是杀手的话,上一次就是最好的时机了。以后印月轩定会加强警惕,不便于下手。我还是觉得是异族人的可能性较大,长姐,你就想想,异族有什么高手没有?

这些我是不清楚,父王也没有向我们提起过。但是说到高手,你那个

千岚欲言又止,倾舞忙问道,什么啊?

没事没事,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些事,现在说也没什么意义了。

倾舞看出她有些慌乱,却又猜不透她要说的到底是什么。

棕马似乎也能感受到马车上里的人们归心似箭的心情,四只蹄子飞速的奔驰,和来时悠闲有余的步伐相比,快了不止一星半点儿。顾梓枫将车窗的帘子聊起来,望着窗外看过一遍仍旧觉得陌生的景色。顾梓涵从空间里取出一条彩绳,同敖蛟玩翻绳的幼稚游戏,敖蛟开始笨手笨脚,总是翻不好,惹的顾梓...

被突如其来的一声打断,报场人员惊愕地转头看过去。其实不只是他,几乎整个比斗场的人都因为这一声且慢而看向那个身形有些消瘦,长相却极其妖孽的少年。只是在发觉他身上没有任何灵力波动,甚至连一点修炼过的痕迹都看不出来时。大家的期待都变成了失望,更有甚者还对他露出或怜悯或...那好吧。关宁说。桃夭走到关宁的身边,抓住关宁的肩膀,像是刚才一样借助着两侧石壁上的凸起很快就飞到了最上面,桃夭只是一个用力将关宁甩了上去,就又飘落回去了。看着桃夭一个人下来了,他们就知道桃夭这时将关宁送了上去,众人也是一阵的欣喜。带人送上去没什么问题,不过我每次...

傅舒涵这段日子都在跑社团,忙里忙外,曾晓生几乎都找不到时间和她搭讪,于是只好也让自己忙碌起来,于是从前,人前成双入对的一对,变成了校园惊天大绯闻:最佳情侣分手了。

可能真的是,在这个外貌协会遍地都是的地球,人美,大部分时候都能走过捷径,而傅舒涵亦是,在众多人的帮助之下,她做了这个学校,最快的升迁者,一跃之下成为了下一学年度的副学生会会长。

更是在这一年里面,夺得了c大校花称号。

认真的复习着老师上过的课件,傅舒涵低首,很是认真,而曾晓生,就隔着几个座位,用一只手支撑着,斜着头,观赏着美人认真的模样。

老师走进来。面上都快笑出花来了,大家看了这个样子,知道马上就会有大人物出现,因为能让自家辅导员露出如此恶心的笑容,就只有一件事,大家心知肚明。

果然,辅导员拍了拍手,示意大家都注意到讲台这边,然后咳嗽了下,傅舒涵也被这片段打断了思路,从自己的柔软黑发中抬眸,就看到那个一身皮裤看起来十分炫酷的女孩。

有的人,第一眼,你就明白你们既不会是好友,也不会是敌人,而是两者之间的暧昧关系。

吴青瑶和傅舒涵之间,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彼此,这也许就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注定要相爱相杀!

大家好,我是吴青瑶,刚从国外回来,有点不适应国内,希望大家能够多多照顾!,吴青瑶一脸无辜说着不打草稿的话,还做了一个十分礼貌的举动,全班男生的心,除了曾晓生以外,全部都被融化了。

辅导员看着这个多金的主,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能够多多照顾她的人,但是有的时候还是要树立自己的威严的,立刻在全班男生的哄笑声中板起脸来,努力树立一班之主的地位。

咳嗽了一声,才压着嗓子说:吴青瑶同学就坐在傅舒涵同学的身边,吴青瑶同学,傅舒涵同学是一个好学并且社团活动十分活跃的好学生,接下来就让她照顾你的学校生活了,没问题吧?。

最后的威严,还是败在了最后一句询问上。

吴青瑶点了点头,然后心情十分愉悦的走下讲台,来到了傅舒涵身边,伸出手:初次见面,记住我的名字哦,吴青瑶。。

你好,我是傅舒涵,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傅舒涵也伸出手,握住那双看起来很是娇小的手,然而想抽开时却被紧紧握住。

不解抬头,就看到了那张脸上由柔和变成了挑衅,傅舒涵心中吐槽这女孩是间谍么?这个时候还好两面派?

傅舒涵,我早就听说过你大名了,以后,多多照顾!。

这简直是赤果果的下马威啊,傅舒涵收回手,看到手上的痕迹,揉了揉酸疼的手,然后就看着皮裤女孩理所应当的挤走身边的人,坐了下来。

但是生活要继续,傅舒涵不会因为一两个人,而改变自己的生活,继续打开复习课件,做着题目,而吴青瑶收拾好东西,就在一旁悠哉的盯着傅舒涵。

不是看,是盯,明目张胆的,连关注这边的曾晓生都注意到了,来着不善!于是按下键发送完一条消息,就是叫人去调查一下吴青瑶的家世来由。

毕竟,傅舒涵对于曾晓生而言,不仅仅只是一个普通朋友,虽说外面传闻非非,不是闺蜜,就是最佳情侣,可是傅舒涵,好像压根不关注这些,依旧我行我素,曾晓生只能在心中哭泣,傅舒涵这个人,压根就是个榆木脑袋,你不告诉她你喜欢她,她就只会把你当哥们。

可是曾晓生也知道,一旦揭穿,有可能以后做朋友都会尴尬的吧,所以暂时他喜欢如此状态。

很快,吴青瑶的底细就传送过来了,当地家族大少的未婚妻,这个人?看着所谓的家族大少,曾晓生很快记起来了,这个人就是那天海边的不速之客,害得他生了好久的闷气,所以,这就是所谓的家族大少想偷腥,所以未婚妻足智多谋前来逮人?

曾晓生脑海中自动形成了一系列的狗血故事,然后自以为的觉得自己很聪明。

然后下课铃响,就走到傅舒涵面前,拉着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傅舒涵,离开了位置,而他们身后的吴青瑶,则拿起手机,拍下来了这一幕。

然后发给了远在他国的何耀天,内心真是爽快的想着,对方看到这张牵手照片,会是怎样精彩表情,然后又是有点惆怅的翻出前面一张照片,一个很清澈的男孩,不是很惊艳的侧脸,平凡,气质却让人感觉是一汪清澈凉爽的河水,干净到不可描述。

此时的吴青瑶,哪里还有做作的无辜和欺负人时候的霸气外漏,就是一个小花痴,看着心上人的照片,傻傻的笑着。

这次的MV毕竟是Ken的转型之作,就算是现在这么的尴尬,ken的合同到期了,公司也不会拿MV开玩笑。就算是Ken没有表示任何不满,他的粉丝还不得炸了公司,还想继续在这个行业混?更不用提Ken的那些知名粉丝了,Joy一个人就得让他吃不消。于是公司大手笔的包下了韩国某美式建...

夏过秋将要去,顾怜的状态也渐渐稳定下来,仓库也基本建成,村子里的菜地里也相聚结果,一切都是那么祥和。弟妹,菜园子里的菜快要熟了,天气也转凉了,大家也快吃光了存储着的菜,你看接下来张浩辰在这段期间,可以说是顾怜的左膀右臂。张浩轩也就每天帮帮忙,他也不敢...晚宴进入下半场,高潮迭起是到场的嘉宾为庆贺孟高两家联姻纷纷送上聊表心意的贺礼。这里面讲究甚多、门道颇深。不仅是对自身实力的展示;也是自己对孟高两家集团选择疏远还是靠近的立场展示出的诚意。赤狐集团为新人送出的贺礼是全球限量私人订制的豪华游艇一艘。全球只有十艘,中国仅有一艘...

上官麟闻言轻声一叹,抬眸望着扎木那特有的孤绝的天空,他手脚俱是冷的,如今碎了的心也是冷的,其实如今冷热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凝眸半晌,才掩了一眼的苦意,淡淡的道:办法有的,就是待着,等着,时间会带走一切的,慢慢的,你就不会这般焦躁了,不会这般躁动了,你就会安静下来...第七十二章初中开学报名没两天,顾青和顾二也要上学了报名了。照说几年顾青应该是上三年级了,顾俊也要上五年级了,但是顾二这两年学习一直忽上忽下的,让顾青很担心。妈,我想跟二哥一起上学。报名的前天晚上,顾青看顾妈把顾小宝给哄睡着了,蹭过去,抱着顾妈的腿撒娇。...杨戬见妹妹这么说,也不再强求,毕竟他亲自考量过江枫的实力,这个家伙虽然人讨厌了一点,但实力还算不错,虽然不能腾云驾雾,但是能变鹰,若是遇到魔族围攻,带着妹妹逃跑,还是不成问题的,想到这里,稍微安心了一些,三妹,既然你不愿意去灌江口,二哥也不想为难你,但是,你以后除了二哥...

关于www.008855跟www.008855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www.008855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