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xg48.com

时间:2019-12-07 作者:admin 热度:99℃

www.xg48.com凌晨时分,孤岛上空的幕穹一片阴沉,未见丝毫曙光,夜色逼仄得令人喘不过气。四面绝缘的孤岛,在鲜血的腥气弥漫下,越发显得就像是茫茫海面上的一颗黑暗珠子,于辽阔海域遮掩下,幽幽散发出罪恶的暗芒。七哥随着杜梓藤赶到时,那里早已冷森森站了一大片天獒队员,队伍呈半包围状态,严丝...

话说丢下木若去追神秘黑影的唐月儿,一路上速度极快,借着月色紧跟黑影身后,不远不近不快不慢,单从那速度和距离的把握上来看,也是一身怀绝技的高手,那修为神识决不低于大长老,那么他到底是谁呢?

大长老是从上界返回的修士,能与他比肩的这世间只有那区区三四人,无论哪一个都是声明在外的高人,并不曾听说过有如此年轻的晚辈。

不过盏茶的功夫,唐月儿一追着黑影越过两座山脉,若换成平常人怕是至少也要走上个一天的时间,就是如此这两人依旧没有用全力。

嘿嘿小丫头胆子倒是不小,你不怕鬼吗?

但见前边的黑影头戴黑色斗笠,一袭黑色披风包裹着全身,透着说不出的诡异,在一棵大树上收住脚步,盯着唐月儿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桀桀怪笑,声音空旷缥缈,从四面八方传来。

听那黑影如是说,唐月儿也是一声怪笑:鬼鬼祟祟的脏东西都怕,还谈何修仙!

黑影一声厉喝,嘴巴倒是挺厉害,看来不让你吃些苦头,你不知道天有多高

接着纵身一跃,一掌拍出,一团漆黑如墨的云团向唐月儿扑去,随着一声厉啸,唐月儿挥掌迎上,只听砰地一声,流光四射,一声闷哼,唐月儿被震出一丈有余。

桀桀,小丫头根骨不错,今儿老子心情好,不如拜老子为师,老子还能留你一命。黑影朝着唐月儿挤出一抹古怪的笑意,努力的想要表达出一种慈祥。

唐月儿眼中流露出不屑的神色,啐了一口,就你这鬼鬼祟祟的废物也配做我师父,别异想天开了。

说着前踏两步,面容扭曲,骨骼深处发出霹雳啪啦的怪响,身上的气场开始不停地拔高,筑基,结丹,元婴,化神,渡劫!

对面的正要张口嘲笑的黑影身形猛地一震,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吃惊的认真打量起唐月儿。他阴煞也算是这一界的鬼皇,修为虽可堪比散仙,那也是因为一招夺魂之掌不知杀了多少修仙之人,吸了他们的修为才做到的,可是眼前这少女却完全让他的世界观都在奔溃,一息之间就从凝气拔高到渡劫,实在是不可思议。

怕什么?想必是用了什么秘术。不过这秘书还挺厉害,若能夺来为我所用,定能被鬼祖大人重用,进入上届也将会指日可待了

黑影贪婪的舔了舔嘴唇,只不过被斗篷遮着,唐月儿并没有察觉,挥手扯下面上一张薄而透明的面具,一张邪魅的脸暴露在空气中。

男子!摘下面具的唐月儿居然是个地地道道的男子!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哈哈哈黑影先是一愣,接着一阵爆笑,原来是你这小子,真是不自量力。既然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黑影突然发动,高大的身躯箭一般向他冲去,只是这一次黑影手中多了一把弯刀,漆黑的刀身缠绕着丝丝死气,看着心魂一阵荡漾。

以散修意境对渡劫,这一刀虽然只使了八分的力气,碾压他还是依旧绰绰有余。当然,之所以只用八分的力气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他要留着他一口气,好追问秘法秘籍,无论如何他都是逃不掉的,所以他要将利益最大化。只不过黑影他忘记了一点,这少年能在一次次挑衅鬼祖大人而依旧逍遥自在哪能没点手段呢,纵然鬼祖大人不屑亲自动手捉拿他,他依旧能在众多鬼皇,鬼将手中逃脱,又岂能被他擒拿。

他冷眸微眯,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冷笑,不自量力?这怕是在指你们这些见不得光的脏东西吧!只会躲躲藏藏,在暗中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记住天道轮回,你们终有一日会遭到报应的!说着祭出一把银光闪闪的长剑,向那黑影劈去。

明晃晃的剑身在月光的掩映下异常刺眼,只听一声刺耳的金属相撞声传出,他踉跄后退了两步,抬手抹去嘴角的一抹红,挥剑继续向黑影斩去。

虽然伤的不轻可是这一剑却依旧气势不减,黑影没想到他还有力气再挥第二剑,为了保险急急结出一面灵力防御。

这少年见他上当挥手丢出一张雷符,急速向后退去,这第二剑其实是空有气势却无实威,乃是他晃得一虚招。他知道从这些鬼魅的嘴里得不到有用的信息,但他依旧忍不住要跟踪,要与他们起冲突,要给他们制造麻烦,只要能让他们不痛快,他就会很痛快。

小爷我还有事,就不和你玩了,回去告诉你们鬼祖,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小爷。

由于这撕去唐月儿伪装的少年动作极快,黑影只看到一道人影一闪,变没了踪影,一时有些懊恼自己的轻敌,好好的立功机会就这样放过去,狠狠地甩出弯刀档过雷符的威力,一跃而起向着少年逃遁的方向追击了片刻,直到再寻不到气息这才停住身子,对着脚下的山峰一阵胡乱攻击,发泄了一番向相反的方向御空而去。

那假的唐月儿一路狂奔,到了朝阳峰脚下这才想起一件不得了的事情那就是伪装现在已破,再要变回唐月儿是需要真的唐月儿奉献一点血的。

他的那件仙器厉害是厉害,能将一个人的外貌身形甚至是血脉气息都改变了,做的伪装天仙都无法识别,可唯一的不足就是需要被伪装者的一滴血。可是那真唐月儿还在驭兽峰,这一时半会也无法联系,自己又受了伤,现在急需疗伤无法赶路,更不能现在去找她。

怎么办?

就在假唐月儿满头冒汗的同时,他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方才和木若去过的山洞。

此时已是凌晨,何不先去疗伤,等伤好了再去找真唐月儿取血。那丫头怕是还在生自己的气呢,说好了送她一只灵兽做补偿的,又食言了!

假唐月儿想着木若那灵动美艳的身姿,苦笑着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还能陪你多久?

好了好了,人家充其量是仰慕你而已,想放点狠话引起你的注意呗,你这么容易就上钩啊?颜鸢儿拍拍萧飒沓的肩膀安慰道,聊正经的。你说你父母在通远门附近,具体什么情况,你事先可要多打探打探,把可能用到的装备都带全了,以备不时之需。还有,重庆主城那边的地区探员和行业探员我刚好有熟...小六原名王一陆,因为陆字是个多音字,小六本人觉得叫小陆的话,这读音听上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露珠的露呢,太女孩子气了,一点都不爷们,因此向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他都会提前跟对方说,叫他小六就行了。呼啦啦一群人抬着面色爆红口鼻还在流血的小六去了他房间,林木则将空间里...

尹铉忽然明白了,他大喊道:不可能!怎么可能!不可能是他!尉迟靖这时,反而不再关注尹铉与倾城,目光只是悲哀地落在夏炚的身上,只见夏炚因为听到他的话,此时已经面无血色,怔怔地看着尉迟靖,说不出话来。尉迟靖继续道:尹大将军这么失态,只不过是觉得自己被骗了,没面子而已...在清晨的时候,余锦起得很早,没有与罗腾几人告别,只是与司马业稍稍说了两句话后,便直接动手,前往山川上那座山寨,在路途中,遇着了一个倒霉的山寨中江湖人,三重天下游的境界在余锦的眼中已经完全不够看了,他此时有东吴气运与那已经被冲开了窍的剑魂加身,尽管是二重天下游境界,但此时能够...霍以沫捏着腰间的肉,忍不住的叹气,老公,你这是要把我喂成猪,再送去屠宰场吗?好怀恋以前的小蛮腰啊!许思哲瞪了她一眼,摸了摸她腰间的肉,很满意,我喜欢你肉呼呼,多萌啊!萌?霍以沫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脸,悲了个催的,好不容易摆脱的娃娃脸,再次被他喂回来了。...

顾秦笙大脑当机三秒钟张昶源的妻子不正是刚刚她打算找的那个人吗?她还没做好和朱萍沟通的准备,朱萍却主动找上门来了?朱萍怎么会找上她?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呵呵,顾小姐,做小三做得还爽吗?Excuseme?她做小三?做张昶源的?顾秦笙被她那...谁是你岳父大人,宿言殇立刻就黑了脸,神情极其严肃。岳父大人是在责怪小婿出现的太晚了吧,这事儿确实是小婿处理的不够妥当,成亲这种事情如此之大,小婿却先斩后奏,着实不妥,小婿任凭岳父大人责罚。逍遥说要双手抱怀。宿言殇神情一紧:你爹是珠骞,你娘是夏侯珍玉?...

这本先等等,等我解决公司老大那边的事再继续写!

我又开了一本《最牛人生》,还是写工程,加了一个**系统,少些现实,多些爽点!

欢迎大家支持!

石碑顶的画面渐渐淡去,梅朵手中的海洋之魂也不再嗡鸣,大家看了达鲁高的回忆,他与星歌那份至真至纯的爱情令所有人动容。梅朵缓缓从石碑上滑下来,把海洋之魂交还到达鲁高手里,亡灵黑漆漆的眼洞对上她,不解地问:你不是替星歌拿回海洋之魂的吗?还给我干什么?刚才是我抢的,我...胡来心理清楚的知道,一旦发动突袭,一场恶战就在所难免,现在的情况古魂应该是被冻住了,只是机不可失,就算要以一对二胡来也是没有办法。只是小红帽和解倩的脚步声到了门口忽然就停了,胡来越发的显得冷静,精神感应这时候居然不起效果了,导致胡来无法在脑域中成像小红帽和解倩的位置,胡来...

三人无言的时候,非常尴尬,偏偏他们这桌的颜值又很高,路人的目光全部都在他们身上。

向来对探究好奇目光已经无感的苏青卿,正品尝糕点的时候,听到邻桌的人谈论不怕香,说那里的菜色不错,可惜后来还是失败了。

她突然想,也许,她可以继续做下去!

当然,这只是她突然萌发的想法之一,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想法出现,但是付诸行动的想法很少。

不是说有什么新发现吗?找到那个人了?苏青卿问。

话一落,她的面前就出现了几张诡异的照片。之所以说它们诡异,是因为上面有陈泽和苏安,两人眼神空洞,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似的,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我怎么不记得我来过这里?果然,陈泽提出了质疑。

不太像是人能干出来的,张澈臣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可现实的我们确实经历了很多怪事,不能解释的事情一旦玄乎其神,就都解释的通了。

苏青卿皱眉,吴河至今还没有回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另外的消息是,这一片曾经的所谓鬼差,擅离职守,不知所踪。在她的地盘上找到了一些童子术,用来复活某些东西。

苏青卿:有什么证明吗?

没有。

叶家有点动静,张澈臣把目光投向陈泽,是和你有关的。他们莫名多出来一笔巨额,就在你出现的前一天。

天高皇帝远,陈泽不解,叶比恩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知道这一点的人要不就是死了,要不就是永远也开不了口,张澈臣是怎么知道的?

他疑惑地望向苏青卿,瞬间明白了。

苏青卿:是我告诉他你的身份,多一个人多点希望,想更快找到你。对不起。

陈泽差点扑过去抱她,想对她说一句没关系,这是关心他啊,他才不会怪她呢!可惜没有这么做,注定将成为遗憾。

把不放任何糖奶精的咖啡一口干,张澈臣喜欢上了这种苦味,叶家其他人没有那么大的野心,除了叶比恩。他从哪里得到的这笔钱,怎么用这笔钱,都会和你有关!

我猜到了。陈泽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因为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就怕叶比恩的野心不止一点点,而是他的整个家族。

昨夜,他没有告诉苏青卿,家族的人联系他,不许他再在外面逗留,赶快回家。可是,他决不可能再回到那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他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更有自己喜欢的人,让他放弃是绝不可能的!

而这种坚持的后果很严重,他等着被抓回去,却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苏青卿瞥向他,就是他一副自我哀怜,小媳妇受委屈的样子。

苏青卿:他不会再伤害你的,出于各种原因,你都是安全的。

陈泽:我知道,他还有求于我。可我怕他用我威胁我的家人,怕他的目的在我亲人身上。

这也不是不可能。从陈泽嘴里知道的叶比恩,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或许,还有其他方式。

等等,难道他们两个认识?苏青卿猛然冒出来这么一个想法来,不过随即被她否认了。路华和叶比恩绑架了他们,听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张澈臣提出一起吃晚饭,其中包括张母会一起参与。

他扶额,显得很苦恼,可实际上才不这么觉得,反而有些庆幸张母那么积极:还要麻烦你们去一趟了,毕竟是我母亲的想法。

既然伯母都这么说了,我们就去吧!

嗯,过程不重要,毕竟约到了!张澈臣想。

出现在张家的时间是晚上六点,下午三点张母就一直在准备。同上次看到的一样,还是波浪头,紧身牛仔裤,她笑道:现在的小年轻都这么穿,再说了,我的年纪又不大!

苏青卿笑:是啊,谁规定了这是年轻人的穿着!

张母说着把她推出厨房,说油烟的地方让她离远一些,最好的地方就是去后院转转。那是值得咋舌的地方,一个临时的住所,竟有两个足球场大的后院,环境深幽,苏安已经玩了很久了。

今天有满月。声音从后方传来,苏青卿站在小小的池塘边,不用回头也知道来人是谁。

不过,他的语气没有一点玩笑或轻松,因为他知道满月意味着什么。资料上提到,女子属阴,满月尤甚,很多的秘术都会在这一天完成,其中就包括童子术。

想着,她的目光飘向了远处的苏安。

张澈臣端着两杯姜茶,不禁柔声道:夜里冷,喝茶暖暖胃吧!

你说,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呢?苏青卿说。

秘密肯定会有。

不如坦诚吧!你帮了我那么多,作为朋友,有些秘密瞒着你实在过意不去!

哈哈,张澈臣笑,为了套我的话,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瞒着我的秘密!

好。其实我知道所有人的未来,包括你。有的人未来或喜或悲,而你的未来,是孤寂。在海外买下一个贫苦的国家,买了兵器守护,不让人进入,也不许人出来这么说,是不是太果断了?

没有,巧了,你正好说出了我心里的打算。那么,我姑且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你对我呢?坦诚吧!

好。他想起五年前酒吧里的偶遇,那个猫女郎装扮的女子,在朋友的包围下唱完了生日歌,醉醺醺的走到他的身边,搂着他的脖子叫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青卿,其实我早就和你相遇了,只是你不知道,其实你很笨,任人摆布。而且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以家庭为主当然好,委屈了自己,就没有意义了。也不知道,他从来没有开玩笑,五年前他就想娶她了。

苏青卿笑,漠然置之。

突然一声尖锐的声音刺破夜空,猛地回头,一把尖刀穿过了陈泽的胸膛,那一刻死一般的寂静。

苏安大哭,血染了他的白衬衫。

下一刻,凶手就朝他扑过来,势必要用手里的尖刀剜下孩子的眼睛,凶狠之色令人胆寒。

张澈臣扑过去,右手被尖刀划破了长长的口子,张母打电话求救的声音惊动了凶手,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凶手这么想,苏青卿也是。

两个人都是阴狠的神色,都是血红色的眼睛。夜色里,黑色脑子看不清凶手的模样,可是她的眼睛是红色的,和苏青卿相呼应。

怎么会是路华?她早该猜到的!

片刻停留不得,路华的眼睛紧盯一旁的张澈臣,企图用意念让他为她所用,可是直到满头大汗,他都一直撑着,猛地一脚踢飞了路华手里的尖刀。

路华想跑,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举步艰难。

余光看到陈泽的尸体,苏青卿只感到怒火攻心,来不及悲泣,她捡起地上的尖刀走过去,眼睛通红,嗜血杀手一般,好像黑暗中走出来的。

你终究还是要杀我,可是你,杀不掉我。路华惨笑道,嘴角渗血,身上已经是七八道痕迹。

她说的是实话,她死不了,那么她的童子术是为了谁?

被大力鬼带走时,路华回头:几百年独自一人,我宁愿被大卸八块,也不愿受着这孤寂之苦了!

她的话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走到陈泽尸体旁,她吐了一口鲜血,陈对不起,对不起

难受,哪里都很难受。

等她醒过来时,已经是三天后了。

张澈臣坐在她床头,手心里静卧着一颗削了一半的苹果,他很安静地闭目,轻轻一碰就能把他叫醒。

你终于醒了张澈臣转身,把水送到她的嘴边,陈家把他接回去了。

那就好。艰难地吐出这三个字,她的脑海里便出现那个爱笑的男孩子,曾经和她签下合约,成为她的私人医生,除非一方无法继续履行合约,否则承担一生。

安安他受到了惊吓,已经安排心理医生引导了,希望他早点走出这件事。

安安,他是希望我们结婚,是希望我们能组成家庭的她的声音近乎虚无,有气也无力。

会幸福的,所有人。他的手被她紧握着,所以他笃定地说。

可她知道这是安慰,眼睛微眯,到了眼眶的泪还是没有把它憋回去。

他见到过我最狼狈,最脆弱的样子,一个眼科医生走进产房,那多傻啊!别人看他,他视而不见,他说,他是这个医院的医生,有什么需要可以找他

安安一岁了,认人了,他抱着他,安安总是流口水,衣服湿了一大片,可他一点都不难受!奇怪的事,真的不难受吗?

那天好像是我的生日,可是我忙着公司上市,忘了。玫瑰花,蛋糕,他拿着我最不屑的东西祝我生日快乐果汁里面似乎是有一枚钻戒?我没有喝光,故意留了一点,这才看不出来。

我记得他嘲笑我的菜很难吃,我不擅长做饭,学了也很快忘,他说他会学,三个月都没有学会,倒是我更知道什么叫做美食了把我的胃养馋,说不定就是他的目的!

对不起,很对不起,我什么都没有做到,承诺的事情都毁约了,陈泽!对不起!陈泽

那一天,医院没有安宁。因为一个女人的哭喊,让人心烦意乱,却不忍打断这心碎的挽回。

哭累了,便睡了。

那一天是张澈臣守在她身边,不管身边人怎么劝说,他屹然不动。终于,他转头对同样泪流满面的人说道:谢谢,你陪了她那么多年。

陈泽:你能守护她吧?我唯一信任的人,只有你。

当然了。

话音一落,张澈臣亲眼看着他离开,消失,是真的不见。他想,要是没有发生,她也就不会真的伤心了,可要是意外没有发生,他的等待也许就是没有期限的

夜里,苏青卿醒了,空洞的眼睛盯着天花板。她不知道苏安来过多少次,多少次被张母安慰,带回去,此时的她,忘记了思考和回忆,留下的只有空白。

那女人好生厉害!机器运转的声音响起,是个浑身都是血的妇女,手里一把杀猪刀,她被砍掉了一只胳膊,单薄的身子像是一吹就会倒。

她不是来催促苏青卿的,而是来说明事情的经过:我找到那个女人的地盘了,可是我到那里的时候却被捣乱,有个自称吴河的人说是和你认识,那人很不错,他帮我解决了大麻烦只是,他和杀手一起不见了。你们既然认识,这样是不是给你造成了麻烦?我到最后关头困住那个女人,算是作为补偿吧!你

头好疼苏青卿想伸手,可是四肢不听她的使唤,头好晕

五年后,T。O。创始人苏青卿收到了群岛国的邀请函,这事被全球各大知名网站,杂志,报纸争相报道。同样被争相报道的,还有被列入国际黑名单的叶比恩,出现在某国的街头,造成了好多交通事故,这是在报复社会吗?

大家更感兴趣的是,那国第一次发出邀请,既没有发给其他国的领导人,也没有发给什么部落首领,而是一个珠宝品牌的创始人,真是有个性的国王!他们觉得。

T。O。本公司内部,一个走路带风的小胖男孩跑向办公室,其实仔细看他的五官,真的是精巧帅气,可是远远一看,那就是一个球。

苏青卿想,是时候执行莫娜的减肥计划,不能再放纵他自由成长了!

妈咪!澈臣叔叔邀请我们去小岛玩,我可以请假吗?那一双黑黝黝的眼睛闪着光,期待她能够同意向学校请假。

苏青卿露出坏笑,摇摇头:我们等放假再去!

可是还要等三个月呢!

而且,要你成绩单上,老师的评论不能有坏话,在学校好好上课,能做到的话就带你去。

苏安败,颓废地走出办公室,那背影,和某人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不,一定是错觉!苏青卿想,苏安长得更像她,其实还真看不出他亲生父亲的模子

五年前从医院出来后,她发现自己再也看不见鬼神了,就算跑到墓地去都没有发现,同时,苏安也因为过度害怕,自行关闭了那一道天窗。

可说不定,某人还能在白天看到,不过她想,只有鬼神躲他的份,鬼神找他是不可能的!

三个月后,他们站在轮船的甲板上晒着太阳,苏安笑着,叫着,腿脚不便的苏华紧盯着苏安,就怕他一不小心滚下去,苏青卿在遥望海天一线。

另一边的男子,同样是在遥望海天一线,准备好了装着钻戒的果汁,张母问:你觉得这种办法能让她同意?

她会的,一定会的。他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安菱找到墨子煜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发飙了,召出了一群骷髅正在大杀特杀。安菱不禁摇摇头,神仙大人这亲弟弟与他性格一点也不像,明明她家神仙大人单纯害羞又可爱,而这墨子煜阴狠毒辣又易怒,一点也不讨喜。为了避免被误伤,安菱远远的大吼一声:墨子煜,走了!你走不走啊?墨子...

096呵呵,古鲁斯大师,别藏着也别掖着了,咱们俩儿有什么就说什么吧,你早就知道这身份证不对劲儿了,否则,你干嘛费了老大劲儿来这里呢?我说的对吧,大师?李郁已经等不下去了,而且,不耐烦了起来,心动期的他,心理要是冲动以来,的确很憋的慌!是的,大人,身份证,的确是...

覃伊周一早上,不是被自己的闹铃吵醒的,而是在一阵嘈杂歌声中醒来。

迷迷糊糊摸到手机,刚接通,那边就传来余楠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丫怎么回事,又不来上课!上次宁教授说了,再有逃课的,这学期期末成绩直接不及格!

宁教授三个字就像一道响亮的惊雷,把混沌中的覃伊炸得虎躯一震。

糟糕!今天是宁默的课,她上次才允诺过,只要是他的课,绝不旷课迟到,更不会逃课。

余楠后面说了什么,她根本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去听,丢下手机,立马起身穿衣洗漱,那速度,就跟军营里训练有素的士兵似的。

大概昨天淋了雨,今天脑袋昏昏沉沉的,浑身都是汗,就像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

虽然精神不好,但五分钟后,她已经飞奔在了前往教学楼的路上。

刚冲到公共教室门口,就见宁默夹着课本,从另一头大步走来。

站住。

还以为能赶在宁默到来之前溜进教室,看来是不行了,覃伊回头,指着手腕上上星期新买的手表:离上课还有半分钟。说完,也不等宁默回应,直接窜进了教室。

我还以为你又要旷课呢。刚坐下,身旁的余楠就低下头,轻轻抱怨了一声。

开玩笑,宁默的课我可不敢旷。

什么?

没什么,赶紧听课吧。覃伊翻开课本,摆出一副认真听课的好学生姿态。

余楠奇怪看她一眼:覃伊,你丫绝对是中邪了。

照例是点名,敢旷宁默课的,估计也只有覃伊一个了,但今天不同,当宁默叫到荣松的名字时,教室里却鸦雀无声,每次高昂应道的那个声音,没有出现。

余楠愣了一下,覃伊也觉得奇怪,昨天他们晚上还在一起吃饭呢,他也没说今天要旷课的事。

肉松这混蛋死定了。余楠咬着牙说。

覃伊刚想问她为什么这么说,已经点名完毕的宁默突然开口:首堂课的时候,我就对你们说过,我的要求非常严格,决不允许任何人无故旷课。凡事都要讲究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样子,也不管你们是大一还是大四的学生,更不管你们有什么背景,在我这里,全都一视同仁。之前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放宽了自己的底线,但有的人,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底线,对于这种不知好歹,也不懂珍惜的人,我只能采取极端手段。宁默的目光很冷,那充满了凌厉色调的眼神,在学生当中一扫而过,所有人都不由自主低下头,偌大的教室,诡异的安静。

有认识荣松的,把我的话转告给他,从下周起,他不用再来上课了,我给他这学期的总评是F,如果他不服气,可以直接找校长理论。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大家自己去衡量,现在开始上课。一如既往的磁性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却无端多出了许多的冷意和不近人情,覃伊怔怔看着自己面前的课本,不明白为什么只隔了一个星期,宁默就似换了个人似的,还是说,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

说不害怕是假的,不知道如果自己今天真的没有来上课,他会不会也像对待荣松那样对待自己。只要不是行为极端恶劣,或者故意缺考的学生,学期总评都不会是F。

F就意味着留级,对于一个大学在校生来说,是最大的惩罚,如果下次还是F,那么便会被直接退学。

虽然荣松这个人有些贫,有些不正经,但人不坏,覃伊不禁为他感到同情。

覃伊。

她很喜欢宁默叫自己的名字,但现在这个时间段,明显让她喜欢不起来。

她迷茫地站起来,看着讲台上的宁默。

他的视线,精准地落在她的脸上,让她想起了那日在百货商厦时,他看着自己的一幕,但此刻他的眼神,明显与那时不同,不同在哪,她说不上,就是感觉,他虽然在看着自己,却像是穿过自己看向了别处。

第一位获得古根海姆奖,同时也是美国著名的F。64小组创始人之一的摄影家是?

啊?他特意点她的名,为的就是要提问?覃伊觉得无法接受。

宁默重复:第一位获得古根海姆奖,同时也是美国著名的F。64小组创始人之一的摄影家是谁,覃伊同学,请回答。

这下她可以完全肯定,宁默点她的名,的确是为了提问。

真是可笑,这教室里七十多个人,他偏偏只提问自己,原来,他还在为她无故旷课的事情生气,没有给她一个大大的F,已经算是给她面子了。

当然,只是与现在这种当着两个班级的人丢脸的状况而言。

哪位摄影师拍摄了最早的人体照片?宁默又问。

被并称为世界摄影三大奖项的是?

覃伊不是觉得丢人,而是有种形单影只被孤立的感觉,她像是站在泥沼之中,周围全是深不见底的沼泽,宁默就站在她的对面,可他只是隔岸观火,他不肯救她,甚至不肯说一句鼓励的话。

回答不出来吗?宁默的口吻很平静,没有起伏,没有感情。

覃伊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下个星期之前,你必须完成一个作业,任选一幅图片为图例,对该摄影者的创作思想和表现手法进行简要的描述,时间很充裕,希望你能按时完成,如果下星期你没能按要求完成,那你就和荣松作伴去吧。

发这个的时候我整个人是惊了的。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之前发的停更说明竟然没有发出来,卡手机了!要不是今天掏出手机看了下自己书的状态,怕是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没有发出来。现在出来说一下,作者因为跟腱断裂3/2,做了手术,本来以为可以安心写书了,结果万万没想因为长时间坐着码字,导致...雍景林挣扎着要站起来,却因浑身疼痛站不起来,清非言连忙弯腰扶起他:景林,我没事的,你放心!而后站起身来,倨傲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几个人: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向我问雍帝林的下落,但我要说的是,我确实不知道,你们即使现在杀了我和他,仍然不会问出任何结果,反倒是在自己的肩上担了两条无辜的生命。你们老大即使是再厉害的角色,估计也不乐意为了这么一点小事看到自己的手下背负了人命在身。我劝你们赶紧走,刚才我已经打了警察,估计很快就会来了。清非言看了看不远处,心想着这警察来得也太慢了。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而后看了看一旁血流不止的雍景林,几人使了个眼色,毕竟,雍景林都已经倒下了。终于,几个人离开了,在昏黄而有朦胧的灯光下消失。靠在清非言肩头的雍景林却缓缓地倒下,要不是清非言及时的扶着,恐怕现在已经倒在地上了。警察,警察怎么还不来?清非言的双眼急切的看了看周围,却始终没有任何踪迹。转过头来,又看到雍景林身上汩汩流着的鲜血:景林,你忍着点,忍着点,马上,马上就来了。说话间,竟然发现自己紧张得连捂着他伤口的手都哆嗦个不停。呵言言,你在紧张雍景林脸色煞白,却仍然想着在这个时候以一种较为轻松的语气来让清非言放轻松一点,不想越是这样,反倒更加的让清非言难受。景林,别说话了,别说话了。一看到他泛白的纯瓣,清非言仿佛心如刀割一样的难受和心疼:警察,警察,警察来吧,快来吧,来啊,景林会受不了的,警察,警察嘴里喃喃的念着,殊不知泪水已经溢满了眼眶。雍景林已经没有一丝丝的力气去安慰清非言了,能做的只是将自己的手紧紧地抓在清非言的腰际,提醒着她自己还在。终于,等不来,清非言咬牙:来,景林,我背你!不话还没说完,清非言已经微微弯腰背起雍景林。雍景林的重量,一下子压在清非言身上,让清非言有一刹那间的晕眩感,却只是很狠狠的咬了咬下唇,强硬的背起雍景林。一步一步,清非言感觉步伐走得那么艰辛,辛苦的同时,还要想着背上的雍景林:景林,你说说话,跟我说说话,景林说话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一会儿之后,仍然没有听到雍景林的回答,清非言就急了:景林景林快醒醒,跟我说说话一句一句的喊出,却发现泪水一滴滴的落下。蹒跚的步子,一步步的在这个深夜里行走着,来去的车辆,无视这最需要帮助的两个人儿,无情的朝着那无尽的夜色奔去。簌簌的泪,慌乱的心,急切的脚步,雍景林汩汩的鲜血.................................................................................................................................顾寻也只好握紧他的手,稍稍宽慰易卿不明所以的醋意。两人相谈甚欢,并未发觉云昭在不远处静静凝视。他坐在不远处那颗槐树的枝桠上,从繁密的树叶中向下投去目光,尽管听不见二人的言语,但是他们的神情也已经说明了一切。云昭有些犹豫。顾寻看起来,和从前有些不同。似乎,这一...

关于www.xg48.com跟www.xg48.com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www.xg48.com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